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贺卫方的博客

守门老鹤的博唠阁

 
 
 

日志

 
 

[转载]胡适印章的故事  

2015-09-13 10:21:00|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文地址:胡适印章的故事作者:彩凤双飞

胡适印章的故事

 

中国的印章艺术,是中华民族的特色艺术之一,有“方寸之石”天地里和“气象万千”宇宙间之说。

中国文人雅士的书画印、起首章、压角章、闲章及藏书印,或者是单纯代表信誉的信誉印,都力求艺术的精美,更是中国传统士大夫人品的象征。胡适以27岁任北京大学最年轻教授,名誉京城。胡适对金石印章和书法艺术,虽不是他的强项和精心钻研之学问,但胡适从小“描红”起,到留美前后,也曾经练习、临摩过颜真卿等名家的书贴,在他的日记中多有反映,记着他对“书法墨缘”之企求,对金石学问也有一定的欣赏水平。他的书法艺术,在行家看来,自有个人风格,也较有功底,由于胡先生的名声大,他应该也是一个书法家,而被隐声匿迹了。时至今天,胡适的书法真迹,市场价达到万元左右。胡适的书法以秀逸、端庄而别具一格,也乐为求人之满意,经常作书、题画。胡适因出版著作与绩人汪孟邹在上海开的亚东图书馆建立了密切的关系,经常往来于亚东图书馆,为求书者泼墨挥毫,题写扇子,举不胜举。1931年1月14日,胡适日记载:“今天到孟邹家写了整天的字,共写了四十三件。”

作书写字,离不开金石印章。但胡适的印章,不是一般的信誉印和起首章、压角章及闲章,他的特殊之处,在于一枚印章,一段故事,一回考证,一种人生时代的鲜明印证。

胡适在提倡白话文的暴名时代,有一次胡适想制一枚上好的印章,买了一方上好的“鸡血石”,遍求雕刻印章的高手。老北平的“京华刻印店”,是当时北平的名店和王牌。其店老板王老,也系湖南才子,书香门第,中过举人,书法在京城也较有名气,但王老对胡适先生搞文学革命,提倡白话文,持坚决反对态度,是一个反抗提倡白话文的老顽固。见胡适博士身穿长褂,眼戴金边眼镜,慈祥和气,上门求“治印”,王老有“忌妒”的心情,表面上以热烈欢迎的姿态,当即以贵宾礼接胡先生入内厅上座奉茶,暗地里就心想着,平常无机会表达他坚持“文言”之理,今日胡却是自投罗网,尽可以较量一番。王老问道:“胡先生是提倡白话文的先驱,今天刻印有什么新花样,印章要求怎么个刻法?”胡适赶紧谦逊地回答:“王老夸奖了,小生提倡白话文,不过是为了民众适用白话文的一种新尝试,白话文古来有之,我想再作一次推动努力而已。我的印章请刻‘胡适之印’即可!至于王老的雕章技艺之高超,我是慕名而来,有攀高门了。”王老抓住战机抡口质问:“胡博士提倡白话文,怎么也用‘之乎者也’的之字呢。那可不相称吧?”胡适未作辩答,含笑告辞了。三天后,胡适收到了印章,上记刻“胡适的印”四个大字,王老暗地施招,弄得胡博士哑口吃黄莲,胡适即以将错就错,堂而皇之对外行章了,成了著名的胡适“白话文”之印。

现代学者章士钊,对胡适提倡白话文,异议颇多,观点相左。在北京大学任教授期间,章曾“以适之为大帝,绩溪为上京”讥讽胡适。但那时的知识分子以“宽厚的心态”对待学术之争,对个人私谊仍平常与祥和。1925年8月30日《国语周刊》第12期胡适发了《老章又反叛了》一文,谈到他和章士钊对文言和白话之争的一段往事。有一天胡、章两人在饭馆相遇,章邀胡餐毕合影一张。事后,章在照片上题白话诗一首赠胡适:“你姓胡,我姓章,你讲什么新文学,我开口还是我的老腔。你不攻来,我不驳,双双并坐。各有各的心肠,将来三五十年后,这个相片好作文学纪念看。哈哈,我写白话歪诗送给你,总算老章投了降。”胡适看后,即表示了学人之间的和善与诚意,在文中有《题章士钊胡适合照》诗一首:

“但开风气不为师”,龚生此言吾最喜。

同是曾开风气人,愿长相亲不相鄙。

胡适有一方印章,“但开风气不为师”。抗战前后,胡适为人作书题字,常铃用这方印章,表示了对自己的评价和誓铭。1935年春,吴相湘求胡适墨宝,提笔写下“持其志毋忘暴其气,敏于事而慎于言”,铭印就是“胡适。但开风气不为师”。事有巧合。胡适的好友蒋梦麟有“无大臣之风”之谓。而刘半农先生为蒋氏戏刻“无大臣之风”一印。

抗战时期,胡适是驻美全权大使,胡适一生不愿为官,“国家捉夫捉到头上”,当了“过河卒子”。胡适1941年7月19日记载:“今年正月,我同范旭东(天津永利化工公司经理)先生谈,他问我对抗战前途作何观察,我告诉他,只有两个观察,一是‘和比战难百倍’,一是‘苦撑待变’。他很赞许这话。先生回国后,赠我一个象牙图章,文曰:‘苦撑待变’。‘苦撑’是尽其在我。‘待变’是等候局势变到于我于有利之时。胡适素有“考据癖”之称,1941年7月25日,对“苦撑待变”的篆文印章,作起了一回的考据,范先生告诉,篆文中没有“撑”字,以“掌”字代用,故胡适考查了段氏的《说文》,得出结论:“此章篆文似仍有小误。似宜作  。  是杖字,  是枚字,似以从  为是。  亦不应省成  。”此章到胡适移居台湾时,还一直珍藏着,据台湾语言学家吴相湘先生回忆,他亲自见到这枚时代印记的象牙章。

我们知道,胡适先生曾给齐白石先生作过年谱,而且抱了一大包散件,由胡适和助手整理而成的,可见胡适与齐白石的深交。齐白石是一位杰出的金石印家,给胡适精雕过印章是无疑的。中国人的印章,绝大部分是以篆刻为载体,或加以篆刻变型而成的。1946年尾,齐白石为胡适刻篆字石印,阴阳文各一枚。胡适是“新红家”专家,而后学红楼梦专家周汝昌能在胡适处借到孤本乾隆甲戍本,被学术界传为佳话,而“孤本”即有“胡适的书”的白话印。胡适旅台时,安徽同乡台静农先生刻有“胡适的书”藏书印。

胡适任中国公学校长时,经常为师生挥笔写字。曾为一女学生题集《楚辞》中的句子:

孰不实而有获?独好修以为常。

恐修名之不立,苟余情其信芳。

胡适对徽州伟人戴震情有独钟,称其为乾嘉学派的首席。胡适藏有戴震的一枚闲章“恐修名之不立”。说明作为一代学人的佼佼者,心系不要“修名”之累,而要奉献之情而“信芳”人间。(作者:胡成业)不得擅自转载,如需转载须与版主联系
  评论这张
 
阅读(464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