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贺卫方的博客

守门老鹤的博唠阁

 
 
 

日志

 
 

[转载]有意还是疏失——何炳棣笔下的罗应荣  

2012-04-13 17:1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意还是疏失——何炳棣笔下的罗应荣

恪周求剑

何炳棣先生在《读史阅史六十年》中有数段落文字专忆了罗应荣君,语不甚详,且有似是而非之处,摘录以下,以求大方指教:

“我的好友、张先生(即名列十三位重点保护的高级党外人士中的张奚若,所以才有以“十六字”批逆鳞而未受杀身之祸的“美谈”,这十三个人是宋庆龄、郭沫若、章士钊、程潜、何香凝、傅作义、张治中、邵力子、蒋光鼐、蔡廷锴、沙千里、张奚若、李宗仁——恪注)清华政治系研究生罗应荣。容我略述罗不幸的一生,聊表我对他的哀思。。。。。。。足见其为人之尚义大方。可喜的是他研究国际公法极邀导师(维也纳学派奠基人Hans Kelsen 老教授)青睐,两篇研究班文章皆获A + +殊荣,博士学位半年至10个月可望完成。我随即返加拿大温古华赶写论文的未了篇章。6月底接到他的信,说韩战爆发,已立即买了船票回国以图报效。我想快信劝他慎思已来不及了。。。。。。。过了几个月,大约已是1951年的春天了,忽接一封自香港寄来罗应荣托人转致我的密封的航空信箴,内中报告他回国后立即到北京自动请求"受训",希望能进外交部为国效。在京盘桓数月,终因缺乏"斗争经验",不能进外交部只好到岭南教书。。。。。。。至于罗应荣,此后即无音信。直到我1971年10月12日重入国门,数日后访问中山大学(时岭南大学己并入中山)时,由该校革命委员会主任少将某君接见,始获悉罗应荣尚在该校,因早经被批为"右派",既不准教书,又不许出来和我见面。他大概80年代初含冤而死,一生未曾结婚。”

 

而另一资料的描述的事实却是,罗君早于1971年11月,即某少将说“尚在该校”时,何先生寻罗君几乎同一时期离开此人世。且他早已结婚,其女儿在其父被划成右派时去世。以下引自王友琴文中部分文字:

 

罗应荣,男,生于1918年,广东兴宁县人。1942年考入清华大学研究院,毕业后到美国留学,1950年回中国。1957年任中山大学历史系副教授时被划为“右派分子”,到农村“监督劳动”两年。1966年文革开始后,先在校园“专政队”中,又被以“殴打红卫兵”的“反革命罪”判刑五年。在“劳改”的采石场被打伤后脑,得不到医治,于1971年11月死亡。
   罗应荣的妻子钱蕴若,毕业于辅仁大学英文系,是1980年代以后非常出名的文史学者钱钟书的堂妹。罗应荣不是很有名的学者,在文革后陆续出版的关于学者的书中,他的名字不见提到,他的遭遇也未曾见于书报。但是他的经历,可能在同辈人中比钱钟书更具代表性。

他后来考取洛克菲洛基金会的资助,1948年到美国西雅图城华盛顿州立大学留学,一年以后转到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攻读国际法。他接受了马克思主义并向往共产主义革命。
罗应荣回到中国后,先进入共产党的“华北革命大学”学习马列主义和接受革命教育。他的专业是国际法,他希望能进入新政府的外交部工作,未成。1951年11月他被分配去岭南大学任教,1952年在全国性的大学“院系调整”中随该校合并入中山大学,在历史系任副教授,是四级或者五级教授。因为他批评了学校里的一些不良现象,1957年他被划为“右派分子”。
   1957年底,罗应荣和其他被划为“右派分子”的中山大学教员和学生,被送去农村“监督劳动”。他的女儿出世,他没有看到。他原有一切待遇被取消,每月只有20块生活费。他的妻子钱蕴若受到牵连。中山大学领导要她和罗应荣离婚,早先已经承诺要给她的职位不再给她。她没有离婚,但是因为在广州没有工作和收入,只好去了安徽省六安地质局。
    被“监督劳动”近两年后,罗应荣从农村回到学校。不准他教书。他被分配在历史系资料室当资料员。他做资料员的时候读了很多书。他英文好,大量阅读中山大学图书馆的英文报刊书籍,摘录了大量的英文例句。这在当时算是一种很特别的机会,因为在别的地方根本见不到西方的文字资料。
1966年6月文革大规模兴起。罗应荣本来就是“右派分子”,所以很快就在中山大学被“专政”,失去了行动自由。他不能再进城和杨德平会面。他写了一张字条,想交给一个曾经跟他学英文的中学生,托其转交给杨德平,告诉杨自己的处境和情况。这个中学生的父亲吴重翰是中文系教授,也和罗应荣一样被划成“右派分子”。在递交字条的时候,被历史系的红卫兵学生看见,命令他交出来。情急之中,罗应荣把纸条子放进嘴里,想要吞下去。红卫兵和他争夺纸条,推来攘去。结果,红卫兵指控罗应荣“殴打红卫兵”。1966年底,法院以“反革命罪”把罗应荣判刑5年。
    罗应荣被判刑以后,被送去花县赤泥镇的采石场“劳改”。他跟刑事犯关在一起。他和一些刑事犯发生了矛盾。1971年,在采石头的时候,他被人用铁锤在后脑上打了一锤。虽然他戴着安全帽,还是伤得很重。后来他得到“保外就医”,被送到广州他哥哥那里。
    罗应荣去医院看病,广州第一人民医院说他是“劳改犯”,不接受他。
罗应荣卧床不能走动,而且无医无药。罗应荣的哥哥每天到工厂上班,只能早上离开时在罗应荣的脖子上挂一根油条,让他饿了自己啃。没有多久罗应荣就死了。

 

以上是引文。何先生在1970年代曾经支持中国文革,曾说过:“从历史的角度看,新中国的革命,尤其是文化大革命,是人类史上最彻底的革命。只有彻底的革命才能使中国人民在基层当家作主。惟有人民当家作主,新中国才能凭借组织和思想教育的力量把全民族的精神、人力、物质、新旧技术全部动员,‘自力更生’地逐步经济建国。以一个本来一穷二白的国家,在短短二十四年之内,能克服种种的困难,建设起一个不愧为初步繁荣的社会主义国家,成就不可谓不大。”

由此不能不让我们怀疑,何先生可能有意排斥这些关于伟大革命的负面材料。谢泳曾说过何炳棣作为西南联大知识分子的代表,这批人常以家国情感代替事实判断。试问这是史家应有之作风吗?

着实让人嗟叹。

  评论这张
 
阅读(3261)|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