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贺卫方的博客

守门老鹤的博唠阁

 
 
 

日志

 
 

[转载]张思之:聂树斌“杀人强奸”案还要等到何时?  

2011-02-13 08:37:00|  分类: 鹤鸣九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贺卫方按:还是聂树斌案。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河北省委政法委的相关人士,你们年过得好吗?在你们与家人亲友其乐融融的时候,可曾想起那一个冤屈的魂灵?

按:著名律师张思之近日就河北高院迟迟未决的聂树斌“杀人强奸”案接受了记者的采访。现将采访张老的内容以及在张老致河北高院王琪法官信予以转载。

记者:聂案真凶漏网,距今6年,河北高院似乎一直没有回应。请问新近有无进展?

答:没有进展。听过那篇“我是从来不下罪己诏”的诏书么?你看肉食者承认错误何其困难何等痛苦!待到不认不行了,也还得羞羞答答、曲曲折折地来个长长的过程,令尔等在苦忍之中受着煎熬。说什么“人命关天”,那是弱民的观点,庙堂之上的“肉食者”有几人真的这样看?

记者:您作为代理申诉的律师,能从法律上考虑采取什么步骤?

答:申诉还没进入程序,卷没看,证未查,能有什么考虑!

我只是强烈地感到:我们“法律共同体”,对于这样一件“死刑申诉”案,居然一拖就是两千二百天,实感“无颜(也无言)以对江东父老”。这是“共同体”的集体缺陷乃至羞辱。律师尽管无责,但毕竟无能。总不好只怨哪一家。其实问题本身并不复杂。凭着几家的法律智慧,从不同角度,通过交流,互济互补,不信得不到正确结论。关键在于忠实贯彻法律至上,情系大众。法院以实际案例维护住司法的威权与公信力,律师也会感到脸上有光的。

记者:你与河北法院有没有联系?

答:写过信。寄去委托手续,问何时可以阅卷。

记者:真凶王书金案结了没有?

答:判了。未结。王坚持他是聂案中的“真凶”。王杀人多起,判了死刑,但最高未核复。

记者:最高法院对聂案有什么说法没有?

答:2007年11月5日,最高立案庭正式函告聂母张焕枝女士,说已要求河北高院处理,请她与该院直接联系。

我前此还曾致函主管刑案的一级大法官陈述意见,不料竟如石沉大海,石出无日。照目前状况,走正门似已不可能得到他们的意见。国情如是,如之奈何!

记者:聂家没与河北高院联系么?

答:她们跑过几十趟,接待人员从来不给哪怕半句的正面答复,老是一个腔调:“再等等!”说是“情况复杂”。如此这般,一推二拖,几达极致。我们见到聂母的泪水已经很多了。

记者:难道无能为力了?

答:并未绝望。总应尽力而为。最近我们又给主办法官写了封信,要求见面,希望她定下开庭时间。一开庭质证,问题就能弄清楚。如有证据证明聂树斌当年确实犯下“强奸、杀人”的罪行,驳回申诉理所当然。你不审,聂家当然有理由要求“还我儿子!”“还他清白!”

记者:有回信么?

答:至今没有。再等等吧。

记者:您这封信能公开发表么?

答:律师为案子给法官写的信,不涉机密,没有隐私,只要你们认可,当然可以发表。

记者:发出已三周了。

答:不算长,再增添点耐心;或者,让律师多经几分磨练也好!不过,欠账总是要还的,这对谁恐怕都一样。而今我对聂母就是这般心情。

                                                                      2010.11.21

 

张思之、李会更律师致河北高院王琪法官信

 

河北省高院审监庭,

王琪法官:

聂树斌“杀人、强奸”案,1995年4月21日经贵院判聂死刑,并核准执行。2005年1月,真凶王书金案发,详陈作案经过及相关情节,指认现场。对照聂案,情属冤杀。聂母申诉,请求重审,至今已近六年。

我于2005年11月20日接受委托,代理聂母就聂案提出的申诉事宜,必备法律手续已由本人所属律师事务所寄请高院审查。

鉴于河北政法委及相关法院人士一再通过媒体公开表明:已组成“调查组”查明聂、王二案真相,一有结论,立即向全社会公布。信誓旦旦,言犹在耳。我们尊重这样的声明,耐心等待,未发一言。事过两年,却不见“调查结论”出台,任聂母焦急,网民质疑,各地报刊,追问不绝。河北当局从此一改初衷,三缄其口,再无信息。聂母请求最高法院干预,几经周折,终得于2007年11月收到最高立案庭“5日通知”,告知已根据“分级负责处理申诉案件的规定,函转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处理,请你与该院联系。”聂母收到即于11月21日将最高上述指令递呈贵庭。后经几度催询,始告知“由王琪法官承办”。我得此重要情况,当即致函阁下,略为——

“我已接受委托,代理申诉事宜。谨呈上我所属的律师事务所致贵院的正式通知,连同(聂母)张焕枝签署的正式委托书(复印件),请入卷备查。并请明示:我们何时可到贵庭查阅案卷材料,以及如何与您们配合工作,以免误时误事。”

同时细列了联系的方式方法,郑重表明:“静待指示!”

不料阁下竟然不予置理。形势严峻,我们依然恳请聂母耐心等待,“多给法官一些调查研究、细细考量的时间。万不能采取过急举措,陷法院于被动!”律师的心,坦率真诚,没有杂念。孰知一拖又是两年。聂母不辞辛苦,登堂请示,始终不得要领,归来涕泪交流,问计律师,我无言作答,实无颜以对!我们作为法律人,难道只能这样地在搪塞中、推拖中“以民为本”?

无奈之余,乃于今年4月8日上书阁下,并告知聂母增聘北京李会更律师与我一道工作,法律手续由他寄呈。全信不长,抄录于下备忘——

“王琪律师并聂案合议庭:1月2日,上书贵庭,陈明已接受聂树斌母亲张焕枝女士委托,代理聂案申诉再审,请求明示何时可到贵庭查阅案卷材料,以及如何与您们配合工作,以免误时误事。并郑重要求给予指示。不意27个月过去迄未得到您们的旨意;于情于礼,于法于理,无不令人困惑。是故再次申明上述请求,至盼明示,以利遵行。”最后标明“本件恳请附卷”。

至今1200天过去,阁下依然故我,相应不理;然而本人毕竟是中国律师,职责在身,权利法定,几经斟酌,不得不略陈具体意见,恭请审查,不周不敬之处,请予指出,极愿改正。

一、我有资格代理聂案申诉,手续齐备,贵庭从未表示异议。据此,您们对我一再提出的何时又如何履行职责的问题置之不理,既违规定,又悖情理。不知您们怎样理解与处理法官与律师的关系问题?最高法院就此做出的决策是不是不符合河北的实际?

二、聂案死刑判决,粗疏专横,除口供几无可信之证,即令没有真凶王书金案发,也不足以定罪,除非卷中另隐证据可证!但我在阅卷与质证之先,不持成见,不作结论。冒昧提及,旨在引起重视,表明再审确实必要。

三、法院会有冤案,法官难免出错,古今雷同,鲜有例外。翻检审判史,河北错杀的案例哪一件没有深刻教训!不过,发现错误改了就是,纠正就好,人民通情达理,决不会因此而失去司法公信力!如若遮遮盖盖,硬抗软拖,反易失却信赖,公信力将随之尽丢。此言逆耳,幸能明察。

有关聂案的是非对错,前此我们从未对外发表见解。但内心十分清楚,政法委组织的调查,历时几年,不会没有结论。由此我想,原判实在难以维持,不然早就“驳回”申诉了,怎能久拖至今?可是我们作为律师,又有责任要求贵院遵照最高立案庭指令开庭重审,以明真相,以维诉权。此情幸能理解。

四、关键在于进入程序,定期开庭。久压不办,一拖两千二百天,既不垂念老农丧子之痛,又不满足其享有的诉讼权利;对待律师的请求则是相应不理,滥用权力至此,不无专横之嫌,司法的民主性势将荡然不存!但愿其中病灶不生法官身上,我对法律人的良知未丧残存信心。

五、为及时进入程序审理聂案申诉,拟请接待律师当面交流情况、交换观点,此实为有利无弊、有益无害之举措,至盼考量,并祈复示!

上述各节,李会更律师均表赞同,是故联署,特此说明。顺致

敬意

 

                                                       张思之、李会更

                                                       2010年11月2日于北京

 

  评论这张
 
阅读(134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