ע ¼  
 ӹע
   ʾһ  |  ر
ܰʾ΢֤Ƶ΢ʺŰѹڣ°󶨣°΢  |  ر

IJ

Ϻ׵IJ

 
 
 
 
 

־

 
 

企业贿赂犯罪及其惩罚  

2009-08-15 23:04:00|  ࣺ |  ǩ |ٱ |ֺС 

  LOFTER ҵƬ  |

企业贿赂犯罪及其惩罚

贺卫?/SPAN<

贺卫方按:本文发表于2009?span LANG="EN-US" XML:LANG="EN-US"<8?span LANG="EN-US" XML:LANG="EN-US"<15日?东方早报》(http://epaper.dfdaily.com/lcyzb/html/2009-08/15/content_152326.htm#)?同时看到新华网报道,被指接受美国企业贿赂的中海油总公司内部一位没有?露姓名的人士称,?/FONT<中海油已进行调查核实,截至目前,尚未发现公司内部人员收受该公司及其代理商的商业贿赂?。问题在于,这种自说自话式的内部调查完全无法取信于人。好在这已经属于跨国型的犯罪嫌疑,我们可以期待美国司法部的检察官们公布有关犯罪指控的细节,例如中国企业中究竟?人在?情况下收受了怎样的贿赂?因为事涉中央企业,这里不妨提出建议,由中国的??院出面与美国司法部开展司法合作,追根溯源,顺藤摸瓜,让事实真相大白于天下。这样做,既有助于中国司法形象的改善,也可以为今后开展此类犯罪检控创造一个可以依循的先例?/FONT<

—?—?—?—?—?—?—?—?—?—?

 

美国司法部公布了对于美国几家企业在国外?过行贿?攫取利润的调查结论,其中收受贿赂者包括多家中国著名企业?读到这则消息,我颇有些感叹?说起来,我国的法律也不乏对于商业贿赂的惩罚规定,例如,?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八条明确规定:?经营者不得采用财物或者其他手段进行贿赂以?或?购买商品。在账外暗中给予对方单位或?个人回扣的,以行贿论处;对方单位或?个人在账外暗中收受回扣的,以受贿论处。?该条第二款规定:“经营??或?购买商品,可以以明示方式给对方折扣,可以给中间人佣金。经营?给对方折扣?给中间人佣金的,必须如实入账。接受折扣?佣金的经营?必须如实入账。?与此同时,我国刑法也规定了?单位行贿”和“单位受贿?等罪名及其处罚?但是,在我国的法律实践中,这样的规定基本上属于一些宣示?的条文,在具体的司法实践中,很少有实际的案件出现。?对于日常商业实践稍微有些了解的人都知道,我们的交易中,行贿与受贿是如何成为商业流转的润滑剂的。外国企业到中国做生意,“入境随俗?,也加入到这种游戏之中,倒也不是?特别反常的事情?

??

但是,?过贿赂?获得商业利益乃是健康的市场经济秩序之大敌。行贿?必然暗箱操作,以见不得人的方式获取本不应该属于自己的利益。对于竞争对手??当然是极其不公平的?而且贿赂?来自于要获取比一般竞争状态下更多利益的动机,甚至??商品也完全不具备公开表明的那种品质,当然会导致采购方以及消费者不应有的损失?国营企业的行贿受贿行为还带有公权力腐败和犯罪的浓厚色彩,足以败坏更广泛的社会风气。因此,为维护市场经济的正常秩序,对于商业贿赂进行严格的调查和惩罚自然是政府义不容辞的责任?在今天这样的全球化时代,也是每一个国家的重要责任?/SPAN<

??

尽管如此,要追究商业贿赂的责任,某些商业之外的因素还是需要?虑?在我国的司法实践中,??存在的弊端是,对于收受贿赂?,法律的制裁?是严厉打击,无所宽宥。但是,对于行贿?,?常的做法却是网开?,不予追究?导致这样的结果的心理原因是,人们认为行贿者往?弱?,出于迫不得已的原因才破费钱财,输?好处。这样的看法完全忽略了这样的事实:受贿与行贿之间的互为因果的关系。没有受贿?,就没有行贿;同样,没有行贿者,就没有受贿?在商业贿赂中,行贿?的罪责并不比受贿者更小?因此,我们可以说,在我国,之?长期以来贿赂犯罪难以遏制,重要的原因正是只惩罚受贿?,?对于行贿者不予追究?如此?,源头难以堵塞,下游无论怎样惩罚,也难以阻却贿赂犯罪?/SPAN<

??

这一次美国司法部的调查报告明确揭露了美国企业的行贿犯罪,那些被控受贿的中国企业有责任对这调查结果作出回应,也应向中国国民作出交代。美方发布的调查结果是否属实,中国企业出于?样的动机接受美国企业的贿赂,除了美国企业之外,是否还接受过其他国家企业的贿赂?由于受到揭露的企业均属国有,其经营行为关乎中国的政府形象,它们作出说明的义务是理所当然的?如果事实确凿,依据我国法律也构成犯罪,有关责任人承担相关刑事责任?/SPAN<

??

?值得深?的问题是,美国之?由司法部作出调查,是因为依据那里的体制,司法部本身就是司法行政与刑事?两种职权的合??在我国,司法部完全没有对于任何刑事犯罪的调查和指控的权力,?负有刑事?职能的检察院却极少对于诸如企业贿赂这类犯罪以及?过不正当竞争手段获取非法利益的行为作出刑事控告?这无疑是我国刑事执法上的?巨大漏洞?span LANG="EN-US" XML:LANG="EN-US"<1950年代我们全方位?鉴苏联的?体制,但是作出的?重大修正就是,检察院的监督权的范围只限于法院和公安部门,而不享有当年苏联?院所具有的一般监督权。这种情况导致我国法律监督出现一些空白地带,例如不正当竞争领域里的诸多违法和犯罪行为得以逍遥法外。这正是今天司法改革??解决的一个重大事项?

 

 
 
Ķ(1657)| (0)
Ƽ ת

ʷϵĽ

<#--־Ⱥ־--> <#--Ƽ־--> <#--ü¼--> <#--Ƽ--> <#--Ķ--> <#--ҳƼ--> <#--ʷϵĽ--> <#--Ƽ־--> <#--һƪһƪ--> <#-- ȶ --> <#-- Ź --> <#--ұģṹ--> <#--ģṹ--> <#--ģṹ--> <#--ͶƱ-->
 
 
 
 
 
 
 
 
 
 
 
 
 
 

ҳ

ҵƬ - ͷ - ֻ - LOFTER APP - Ĵ˲

׹˾Ȩ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