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贺卫方的博客

守门老鹤的博唠阁

 
 
 

日志

 
 

瓢虫采花记  

2009-06-24 17:44:48|  分类: 无法归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贺卫方

瓢虫采花记 - 贺卫方 - 贺卫方的博客 

 

那一天,我来到额敏县一六五团场附近的一片草原,看到四个身穿唐装的家伙在草原上空飞翔好一会儿,最后见到一片花草茂盛的地方就落了下来。他们的外形好像是瓢虫,我蹲下来用相机拍他们。这时,依稀听到一个声音从很远的地方传过来,是跟这几个小家伙说的。

 

“你们在干嘛呢?谁让你们上这花的?”那个声音让瓢虫们有一种很权威的感觉。

 

“花儿很香很美哎,我们也来享受一下。”哇,瓢虫也会说话?!只听其中的一位(我们叫他“瓢虫甲”吧)很从容地应道。

 

瓢虫采花记 - 贺卫方 - 贺卫方的博客

瓢虫甲

 

“那么娇嫩的花,你们居然敢采,好大的胆子!你们以为这是在野三关呐?!”那个声音听起来有些愤怒。

 

瓢虫采花记 - 贺卫方 - 贺卫方的博客

 

“凭什么不让我们上?你看,那边一只蜜蜂,在里面那么享受。他能采,我们不能采?”瓢虫甲也有点不高兴。

 

瓢虫采花记 - 贺卫方 - 贺卫方的博客

瓢虫乙

 

“就是,就是,”刚才在很投入地享受的瓢虫乙附和着,“不只是蜜蜂呢,还有……你看,还有那么大的家伙,绿绿的,是什么?好像是蝈蝈吧……”

 

瓢虫采花记 - 贺卫方 - 贺卫方的博客

 

“还有这一只,哎呀,呸,是苍蝇!你偏心眼,他们都能采,只拦着我们,天理何在?”

 

瓢虫采花记 - 贺卫方 - 贺卫方的博客

 

瓢虫乙说起话来振振有词。

 

那边瓢虫丁什么也不管,只顾自己享受。

 

瓢虫采花记 - 贺卫方 - 贺卫方的博客 

瓢虫丁

 

“你们听着,蜜蜂跟花儿是合法关系,自古以来蜜蜂采花,天经地义,人家花儿也高兴。那蝈蝈是中层领导,苍蝇人家是花了大钱的,你们算什么?你们再看看,人家的花有多大,你们采的花……那叫幼花,采了要犯法的,懂吗?”看他们还不快离开,那声音加大了几个分贝:“你们还不快滚?告诉你们,明天我要在草原上装上‘滤霸’,你们统统进不来。”

 

瓢虫们好像没有听懂这“滤霸”是什么东东,但是结果总是明白,就是大家今后再也无法享受这草原的乐趣了。

 

瓢虫丙哭丧着脸,满腹的委屈:“你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虫哪。我也没有采花,我只是惹草,从来不沾花的。你看看我在哪里?每次我只是在这草上爬上爬下,最多自己跳点钢管舞的。我这么洁身自好,只是想来跟小草交个朋友,你装上那个什么‘驴霸’、‘马霸’的,这是殃及无辜哎。我心神不宁!”

 

瓢虫采花记 - 贺卫方 - 贺卫方的博客

瓢虫丙

 

瓢虫甲冷笑了一声,悄悄地跟瓢虫丁说:“就他纯洁无暇,哼!”

 

一直自顾自地采花的瓢虫丁回过头来,会意地跟其他几位使了个眼色,忽然大声地喊道:

 

“装吧装吧装驴霸,

反正世上你老大。

生杀权在手,

我们都怕怕。”

 

回过头小声地对瓢虫丁说:“没事的。你们不懂,凡是这种东西,说得好吓人,最后什么作用都没有的。就是折腾,折腾得满世界乱七八糟的。不过我们啊,还有那些苍蝇啊,臭虫啊,毒蛇啊,都没事的。倒霉的是那些书生气十足的蜜蜂们,还有花们。唉……”

 

我听到瓢虫甲的冷笑愈发阴森了。

 

  评论这张
 
阅读(29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