ע ¼  
 ӹע
   ʾһ  |  ر
ܰʾ΢֤Ƶ΢ʺŰѹڣ°󶨣°΢  |  ر

IJ

Ϻ׵IJ

 
 
 
 
 

־

 
 

网络时代的司法困?/a>  

2009-06-22 19:35:00|  ࣺ |  ǩ |ٱ |ֺС 

  LOFTER ҵƬ  |

网络时代的司法困?span LANG="EN-US" XML:LANG="EN-US"<

贺卫?/SPAN<

作??/SPAN<?/SPAN<本文刊登?font FACE="楷体"<2009?span LANG="EN-US" XML:LANG="EN-US"<6?span LANG="EN-US" XML:LANG="EN-US"<18日出版的《中国周刊?上?因为篇幅限制,编辑略有删节,照例在这里把未删本贴出?《中国周刊?的链接:

http://www.chinaweekly.cn/bencandy.php?fid=47&aid=4220

 

不管你喜欢还是不喜欢,今天的我们已经毫无疑问地进入到了言论的网络时代。越来越多的人们依赖网络上的各种信息,同时也在网络上发出自己的信息?每天24小时,每小时60分钟,不知道有多少人挂在网上:办公室的职员在网上打发?聊的时光。记者们在那里搜集各种新闻线索?纵然是偏远小城,也是遍地网吧,一些人会把传统新闻藏?不露的?坏消息?捅到网上,让地球人都知道。数以百万计的博客主人在打理?们的?家园?span LANG="EN-US" XML:LANG="EN-US"<Q?span LANG="EN-US" XML:LANG="EN-US"<Q语大行其道,“正龙拍虎?、?俯卧撑?、?打酱油?、?躲猫猫?、?被自??、?余含泪?等新词层出不穷,它们源于网络,相传于亿万人的口?之间?/SPAN<

 

这是?多么奇妙的空间!你要发表高论可以实名,也可以用常人难以查考的网名。发表文章不再像传统媒体那样要过五关、斩六将,还经常被编辑改得面目全非?现在,写完之后点击?提交”,顷刻间一篇文章就横空出世了?“出世?应当加着重号,因为真正是世界上每个角落都可以看得到?这种发表过程的轻而易举使得民意得以直接展现,但与此同时,笔墨时代不容易也不轻易发?来的?的审慎?质也大打折扣,甚至毫无责任感的言论也可以大行其道。一些触动人们敏感神经的事件?披露就马上引发嚣嚣民愤,百万网友在这个虚拟空间的阵阵怒吼足以给人?“国人皆曰可??的真实感觉,对于相关决策者产生巨大的压力?/SPAN<

 

正是从这个角度观察,网络时代的言论与司法制度之间的关系有了特别的意义。过去我们讨论媒体与司法之间的关系,致力于确立三个层面的规则,第?如何强化媒体对司法权行使过程的监督?司法权是国家的公共权力,它必须对人民负责,接受人民监督,否则,就会像任何不受制约的权力一样走向滥用?而现代民主实践表明,在国家治理越来越趋向专业化的时代,活跃的媒体能够将权力运行的过程及其影响加以展现,并显示民众的评价,形成对于公权力的有效约束。第二,?切实防止媒体超越合理的界线,维护司法应有的独立?。媒体言论过于强权,或?以真理自居,或?煽动民意,对司法施加压力,都有可能?成案件实际上是由媒体判决的结果?第三,司法如何?过案件的审理和司法解释保护我国宪法所规定的言论和出版自由?/SPAN<

 

参照上面?的三个方面,可以说,在前网络时代,我们的媒体与司法之间关系就没有理顺,到了网络时代,?原有的弊端将变得更为严重。很明显,网络言论对司法权的监督较之传统媒体要更加直率和严厉,这是?得欢迎的趋势。可以说,如果没有网络的巨大力量,像孙志刚那类案件是不可能得到后来那样的处理的?但是,媒体的双刃剑效应在网络时代又格外凸现出来,它可以让?案件得到较为公正的审理,同时也可能施加更大的压力让司法屈从于舆论,从而加剧了司法判决与法律准则之间的背离,也进一步削弱了司法的公信力,加剧了司法权的边缘化?自然,指望这样手足无措?动辄得咎的司法能够有力地保障公民的自由权利也是不现实的?

 

如何解决这个难题?有人希望?过加强对网络?的控制,例如网络?实名制?管理人员时刻删帖等,从?减少那些“不负责任?的言论?不过,这样的方案显然成本太高,?且容易滥用?首先是管理网络不比管理传统媒体,每一秒都在不断涌出的?仿佛“离离原上草”一般,删不尽也删不及?另外,什么样的言论该删,?样的?不该删,根本无法提前作出详尽的规定,只好凭某些部门的模糊判断,对标准把握的参差不齐将会带来删帖尺度的严重不平衡?加之管理者在追查责任的压力下,本能地趋向是从严把关,结果很可能?滥杀无辜”,把有价?的言论也删除?,本来该是生机勃勃的网络?却是?肃杀之气。在这种情况下,媒体对司法的监督就必然是?空话。我们前面说过的,没有了监督,就不可能有公正的司法?于是,本来为减少司法?受压力所进行的言论控制带来的却是司法的更加不公正,?以君子始,以小人终?,此之谓乎!

 

说到底,问题的根子不在民意,而在司法不独立??独立,就是法院判决案件以宪法法律为最高准则,无惧法外权力,也不听命于??的民意?假如法官依法判案,导致结果违反民意,那么??的是立法机关成员,必要时他们修改法律,使之与国民利益相一致?但是,如果让法官在处理个案时舍法律?从民意,那必将导致案件判决的标准混乱不堪,因为一起案件能够引发网络大规模议论,实在是有些偶然,?放任具体法院与法官揣摩解释民意,则上下其手就有了更大的空间,司法公正就更不过是一句空??/SPAN<

 

吊诡的是,明明是我们的司法机关在极力倡导尊重民意,甚至夸大地说是否判决死刑也要依据民意?但是民意真的涌来,却又避之惟恐不及,不免让人想到可以与新成语“正龙拍虎?相对应的那个老成语?—叶公好龙?

 
 
Ķ(462)| (0)
Ƽ ת

ʷϵĽ

<#--־Ⱥ־--> <#--Ƽ־--> <#--ü¼--> <#--Ƽ--> <#--Ķ--> <#--ҳƼ--> <#--ʷϵĽ--> <#--Ƽ־--> <#--һƪһƪ--> <#-- ȶ --> <#-- Ź --> <#--ұģṹ--> <#--ģṹ--> <#--ģṹ--> <#--ͶƱ-->
 
 
 
 
 
 
 
 
 
 
 
 
 
 

ҳ

ҵƬ - ͷ - ֻ - LOFTER APP - Ĵ˲

׹˾Ȩ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