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贺卫方的博客

守门老鹤的博唠阁

 
 
 

日志

 
 

春日中州看两陵  

2009-05-08 00:47:00|  分类: 日有所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日中州看两陵

贺卫方 

春日中州看两陵 - 贺卫方 - 贺卫方的博客

这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上午陈景良兄约定一起到周口,跟程汉大、卜安淳、范忠信等教授一行去游览太昊陵以及位于商丘东部永城市的梁王陵。老友宋振江律师一家专程从邯郸赶来看我,让我感受到特别的温暖。同行的还有郑州大学的苏彦新、耿林两位老友。一支队伍浩浩荡荡地开往太昊陵所在的周口市淮阳县。

 

伏羲的陵墓太昊陵,我已经是“二进宫”了,而且第一次来也就是在去年的五月二日。记得那天上午先是到项城县看了袁世凯故居,之后来到太昊陵。仍然是去年陪同我们的老朋友刘先生夫妇接待,老友相见,很亲切。去年参观回来,只是就袁氏故里写了一点随记,发在博唠阁里(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86632001009gpv.html)。其实,太昊陵也是特别值得介绍一下的。

 

 春日中州看两陵 - 贺卫方 - 贺卫方的博客

柏树干上生耳朵

 

自从顾颉刚氏的古史辨派之后,从前的三皇五帝都被主流史家视为神话传说。不过,由于产生的历史悠久,神话也展现了先民们对于历史的想象,对生命的体悟,于是也就具有特殊的价值,如陈寅恪先生所说,虚构的历史有了真实的意义。关于太昊陵的具体情况,网上有细致的解说,可以参看(http://baike.baidu.com/view/57815.htm)。我自己印象和感受深刻的是,官方祭祀的历史很悠久,历代碑刻、匾额延绵不绝,一直持续到民国期间,例如午朝门背面还悬挂着黎元洪的“象天法地”的题匾,表现了历经王朝更迭、异族入主而不衰的民族认同。不过,1950年代之后却是很长的一段空白,文革期间这里甚至遭到了惨重的损坏。这从一个侧面表明了从前的共产党人对于传统文化的态度,它是反传统的,反“封建”的,是要砸烂旧世界、建设一个全球化的未来“天国”的。也就是说,共产党人所追求的是一种普适的价值和社会制度,对于过多的民族特殊性一定是要排拒的。但是,“改革开放”之后,反而有了不少党国领导人的题词,很明显,这里包含着不少耐人寻味的信息。当然,书法本身也表现出传统的断裂。朱镕基的书法难得一见,也颇有从容大气之感。其他的就乏善可陈了。

 

春日中州看两陵 - 贺卫方 - 贺卫方的博客

 

春日中州看两陵 - 贺卫方 - 贺卫方的博客

朱熹题匾

春日中州看两陵 - 贺卫方 - 贺卫方的博客

黎元洪题匾

 

春日中州看两陵 - 贺卫方 - 贺卫方的博客

“羲皇故都”匾为朱镕基所题

 

不过,这种民族认同的回转也许还是要面临某种质疑。对于像黄帝陵、太昊陵这样始祖级却没有任何思想遗产的人物,官方祭祀不会受到太多质疑,但是,如果祭祀的是孔子,或者在孔庙前题词“至圣先师”,问题就会变得复杂起来,因为这会带来意识形态上的某种疑虑。这就造成了一个奇怪的现象:神话人物比真实人物来得更重要;思想史上最重要的人物门前高官足迹罕至,但是没有文献留下的人物却是贵宾盈门,摩肩接踵。由此联想到我们的货币,自从文革结束后纸币上出现有名有姓的人物肖像,毫无例外的都是中共高级领导人(过去的某个版本的百元钞上还有毛刘周朱四人侧面肖像,现在则是清一色的毛了),仿佛我们的文明史只有区区不足百年。为什么我们不能印上孔子、孟子、王阳明、黄宗羲这样的思想家呢?甚至连李白、杜甫、陶渊明这样的文学家也讳莫如深,如此历史虚无,实在是过于决绝了。

 

春日中州看两陵 - 贺卫方 - 贺卫方的博客 

太昊陵前无字碑

 

午饭之后,一行人又驱车东去,来到四省交界的永城市。路先生亲自迎接,我们来到了位于芒砀山的汉梁王陵。梁孝王名刘武,是景帝的同胞弟弟。这芒砀山虽然山势低矮,却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所在。导游解说的小伙子用一句有趣的话告诉大家这山的地位:此山乃是汉王朝的“井冈山”。史载高祖四水亭长刘邦正是在此斩蛇起事,最终推翻秦朝,建立了大汉基业。梁王陵墓群规模浩大,据说是北京十三陵的四倍。我们参观了李王后和梁孝王之子梁共王刘买的墓葬。至于梁孝王本人的墓葬,早在三国时期就已经遭到洗劫,盗墓者就是大名鼎鼎的曹操。下面是我在网上看到的一篇关于曹操盗墓的文章选段: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75d4df0100dngg.html

 

盗墓,多是王者行为,这也说明一个问题,历史上大规模的盗墓行为都掺杂有官方性质。但设专职,设“盗掘办公室”,有明确记载的,最早应该是三国时期的曹操。史书中称他在军中设“发丘中郎将”、“摸金校尉”,专门研究、执行盗墓,曹操堪称中国历史上最专业的盗墓者。

 

曹操的底细大家都清楚,在民间传说里,他是一个典型的奸臣形象。曹操最不光彩的地方,其实不在于他的奸,而是其盗墓行为。据说,在他打天下之初,为了筹集军饷,曹操想到陪葬甚丰的王陵,遂打起了盗墓的主意。为保证盗墓的成功和收成,曹操独出心裁,在军中设“发丘中郎将”、“摸金校尉”等职,有几十个人专门负责,打到哪盗到哪,哪座陪葬多盗哪座。

 

曹操盗得的最著名陵墓是芒砀山王墓,这里是汉梁孝王刘武和李王后的陵墓。此陵构建规模宏大,有北京“十三陵”的四倍大,人称“天下石室第一陵”。刘武是刘邦的孙子,其父是汉文帝刘恒,哥哥是汉景帝刘启。刘武正处“文景之治”、国富民丰的年代,可以想见刘武陪葬的丰厚程度。

 

刘武的陵墓由墓道、甬道、主室、回廊、侧室、耳室、角室等部分组成,设有完备的排水系统。经现代考古测量,墓室总容积大达1367立方米,与皇帝享用的规制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么大的空间,陪葬品该有多少啊。史上具体记载了曹操的盗墓行为,在陵墓打开后,他亲临现场,指挥取宝。《水经注疏》记载:“操发兵入砀,发梁孝王冢,破棺,收金室数万斤。”据说,曹操仅凭这一次盗掘所得的财宝,就养活了手下全军将士三年,可见盗得财宝之巨。而让考古专家不解的是,梁孝王墓的墓道都系用上千公斤的巨石封死,那时没有大型的起重设备,曹操手下靠什么打开陵墓,盗得这些财宝的?

 

导游风趣地告诉我们,某年安徽亳州的官员来这里参观,还为自己家乡的这位著名盗墓贼向永城的官员假装致歉呢。

春日中州看两陵 - 贺卫方 - 贺卫方的博客 

下面有流水的厕所

 

梁王陵给人印象很深的地方是它的厕所,居然有冲水和扶手,这也是导游津津乐道的一个特色。照“事死如生”原则想象,是否在汉代的宫廷里真有这样的冲水厕所?说起来人能够在居室内部的某个部位设置相对封闭的厕所,让人在排泄时有一种安全舒适之感,同时又有流水及时冲刷,这又需要一些地下的隐蔽工程。考虑到我们绝大多数地区直到很晚近仍然令人恐惧的“五谷轮回之所”,说明我们的文明在这个问题上是相当地得过且过。我很好奇,中国的厕所史究竟是怎样的?是否早期有很好的追求,但是后来就越来越只是将就而不讲究?我们的饮食文化是多么辉煌灿烂,但是为什么我们只是重视“进口”,而那么忽视“出口”?

 

春日中州看两陵 - 贺卫方 - 贺卫方的博客 

芒砀山曾经是采石场,留下的一座好像人像的孤石

 

共王陵中的侍女甬的俊俏安详给人留下深刻印象。跟这些陪葬甬相关的一个疑问,那就是汉朝陵墓中的陪葬甬的形制都较小,不像秦兵马俑那样如真人大小。难道说是汉室汲取了前朝的教训,努力建设节约型社会的结果么?

 

夜晚,老友S先生置酒于商丘。去年我来时不巧感冒,未能畅饮,这次总算尽兴而归。人在商丘,大家也谈起本地法院所推行的小树林里审判等等,不免感叹良多。夜宿郑州。次日跟郑大法学院同学略事交流,乘中午飞机归新疆。

 

  评论这张
 
阅读(2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