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贺卫方的博客

守门老鹤的博唠阁

 
 
 

日志

 
 

谈揭露历史真相(一封信)  

2009-03-25 12:08:54|  分类: 日有所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谈揭露历史真相

 

XX兄:多谢传来大作。读后心情不轻松,的确这是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我也觉得那些被揭露者其实都是值得同情的人。我可以想象到,在告密的时候他们是怎样的心境,心理是怎样的扭曲,劫后余生对于他们而言面对着的是怎样的复杂心理,他们要戴着面具生活,揣测着周边人——尤其是那些他们曾经对之做过亏心事的人——的脸色,紧张、心悸、言不由衷、眼神游移。他们已经无法回归到生命的正常状态,只能过着虚伪而屈辱的生活。死去的还好,活着的人再经历这样的打击,确实是太残酷了。

 

唉,这该死的运动,造孽的文革,留下多少心灵的创伤!

 

(插几句话,这封信刚贴出,就有某位网友留言评论说什么对于文革也要一分为二,文革也取得了很大成绩云云。说这样话的人,假如是一个70或80后,由于人为的遮蔽,因而不知情,还可以原谅,因为那只是无辜的无知而已。假如是一个经历者,我简直不知道怎么评价。当然,文革期间,尽管绝大多数国民生活在混乱、苦难、人人自危的情景之下,但是无论如何还是有某些人是受益者。否定文革让他们丧失了某种既得利益,于是仇恨改革开放,想方设法为文革招魂喊冤,这样的人按说也不反常。还有一类人,可能算是所谓“斯德哥尔摩症候群”的典型患者,与常人不同,他会爱上那些残害、虐待他的人或组织;你如果指斥那些虐待者,这受害人会反过来怪罪甚至责骂,生怕虐待者受到一点伤害。看到某些网站越来越活跃的歌颂文革言论,令人担心。当局真的需要尽快地检讨一下不允许研究文革决策的后果了。)

 

不过,我对大作有一点不同的看法是,这样的真相究竟应该在什么时候、以怎样的方式大白于天下?我们都会赞成,揭露历史的真相是特别重要的,也是十分急迫的。这不是为了追究具体人的责任,只是要明确是非,因为真相是和解的前提。从法律的角度,涉及公共利益的历史文献在形成三十年之后必须要公开。按照档案法的规定,文化类档案的开放可以少于三十年。现在只是因为某种忌讳,因此过去半个多世纪的档案大多处在密封状态,这给历史的研究带来了很大困难。假如一律解禁,或许有很多人的公共形象都会轰然倒下。但是,我们是否就要为了维护某些人的形象而置法律规定于不顾呢?

 

另外,老兄所说的那种文化人的悲惨处境在一定程度上也适用于官员群体,例如周扬这样的人。不少官员当年整人也有其迫不得已的地方:不做咬人狗,就成盘中餐。他们的事情是否也不应该揭露?假如一概采取回避原则,档案的公开、真相的揭露就成为一句空话。老兄作为历史学家岂不是要失业?

 

还有一点,疮疤揭开究竟给告密者带来的是怎样的一种后果?成为众矢之的,痛不欲生是可能的,不过面具终于脱落,那些没有道歉或忏悔的人们给逼到墙角里,至少在活着的时候有个机会道歉、忏悔,得到人们的原谅和心理的安静,这是否反而是一件好事?周扬晚年的忏悔道歉得到很多受害人的原谅正是一个好例。

 

这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项。我能感受到老兄的善良用心,但是疮疤不揭,长此以往,也不是个办法呢。无论如何,我希望大作能够尽早发表,两者不同的态度一定能引发更多的人参与讨论,或者促成一些昔日的告密者的道歉也未可知。

 

谢谢你的关心。我在这里一切都好。祝福

 

平安!

 

贺卫方

2009年3月24日夜于石河子

 

  评论这张
 
阅读(1739)|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