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贺卫方的博客

守门老鹤的博唠阁

 
 
 

日志

 
 

说“拔凉”  

2009-01-30 00:17:29|  分类: 日有所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拔凉”

贺卫方

 

随着东北方言小品以及电视剧的流行,很多白山黑水间的流行词汇变得家喻户晓。作为一个胶东人,听到其中的一些说法不免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这当然也不奇怪,今天很多东北人都是从山东“闯关东”过去的,把山东方言带到新的居住地也是很正常的。例如,大连一带的方言就有着浓重的烟台色彩(比较突出的是说人傻用的“彪”字),因为大连居民中太多的人就是从“海南边”过来的。

 

当然,东北还有原住民,移居东北的关内人并不止是山东人,还有其他省份的人们。这样就不免会出现语言之间的沟通问题。这跟移民来源地的语言状况就很不一样,那里的居民相对共处的时间较长,语言已经高度融合。虽然不同地域之间也有差异,但是相互之间还是可以沟通无碍。但是,清朝以及民国期间的东北就很不一样。那些因为文字狱而被流放而来的江南人士也许无法构成对于本地方言的实质性影响,但是后来成群结队而来的移民就不一样了,不同来源的群落人数众多,相互之间不得不发生交流,就会产生对于某种“普通话”的需求,最终导致原来的方言与各种移民语言之间的融合,也许今天的东北方言就是这种杂交的产物。

 

从赵本山的小品里第一次听到“我的心拔凉拔凉的”说法。我回忆胶东方言,好像形容很凉的词汇通常只是说“冰凉”,也有叠起来说“冰凉冰凉的”,但是没有“拔凉”的说法。烟台一带方言,说很热的感觉会说“滚热的”(“滚”发近似gui音),形容很凉,会说“那块铁冻得咂手”。用“拔”作为修饰词,可能只有用在形容“涩”的感觉:“今儿买的苹果还没熟,吃起来拔涩拔涩的。”有时候把酸和涩加在一起,说“绞酸拔涩”。这个词不仅可以用来形容水果这样的实物的味道,还可以形容人的心情——“这个孩子的经历太不容易了,看了电影我的心里绞酸拔涩的。”

 

虽然东北方言中某些表达跟胶东方言有渊源关系,但是,作为文艺演出的语言,胶东方言的幽默感或者滑稽感却大为逊色。魏积安好像就是烟台一带的人,他演出的小品很少有令人叫绝的,那种方言显得笨拙而缺少表现力。其中原因除了剧情以外,是否也跟胶东方言典型词汇过大的地域性有关呢?

 

己丑大年初四夜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