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贺卫方的博客

守门老鹤的博唠阁

 
 
 

日志

 
 

放宽司法改革的视界(一刀三)  

2008-09-05 11:44:12|  分类: 司改争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放宽司法改革的视界

福州 一刀三

 

法学界最近关于司法改革的争论,名家频出,观点纷陈,颇有一番热闹的景象。然而,这场争论,感觉似乎有点自拉自唱的味道,看上去很美,其实真正关注的人并不多。正如北京某土地庙那副联语所说的那样,“这一街许多笑话,我二老从不作声”――至少就司法实务部门来讲,它是绝不会去理会这样一场带有质疑与否定声音的争论的。响应中央的决定,按照最高法院的要求,严格遵循确定的轨道,旗帜鲜明、坚定不移地坚持司法的“三个至上”,这必定是司法实务界明确而坚决的态度,毫无疑义,不容置疑。

 

而在法学界,大名鼎鼎的朱苏力教授也已投身于中政委组织的“百名法学家百场报告会”、积极参与社会主义法治的宣讲活动,只有远离庙堂、身处“江湖之远”的贺卫方教授,却依然独自树旗,执着地表达着自己强烈的反对声音。此情此景,忽然便让我想起当年庄子讲述的“孔老会谈”的故事来:

 

老子看孔子来了,便说道:“听说你是北方的贤人,是不是已经悟解大道了?”孔子说:“还没有。”老子又问:“你怎么去寻求的?”孔子说:“我从制度上寻求,已经有五年了,可是到现在还没有得到。”老子再问:“那么,你是如何寻求真理的?”孔子答道:“我从阴阳变易的道理中寻求,已经有十二年了,仍未得到。”老子说道:“不错。假如道是可以贡献的,没有一个人不把它当作礼物送给国君;假如道是可以进奉的,没有一个人不把它拿去进奉给双亲;假如大道可以说给人听,那么人们早就告诉自己的弟兄了;假如大道是可以传授的,人们也早就传给了自己的子孙。但是,直到现在还没有一个人得到道,没有别的缘故,实在是因为本心还没有领受到大道的本质。本心不曾领受,大道怎会留止?何况在外没有与本心配合的对象,大道自然也难于运行。”

 

从这段文字里,我们可以想见,这个担任过鲁国最高法院院长的孔子先生,当时与老子会面时,心情是多么的焦虑啊。面对急剧变革的时代,他以其满腔的热情和重建秩序的大志,用尽一生的精力,坚持不懈地游说四方,其才不可谓不高,其志不可谓不坚,其意不可谓不决,其心不可谓不诚,但结果为什么竟是如此令人失望呢:

 

孔子对老子说:“我研究《诗》、《书》、《礼》、《乐》、《易》、《春秋》六经,自以为研究的时间够久,书中的涵义也够明白了,便去求见七十二位国君,和他们讨论先王之道,阐明周公、召公的政绩,但是没有一个国君肯听我的。”

 

呵呵。在这里,很显然,庄子是在奚落我们可爱的孔子了。依庄子看来,孔老先生之所以壮志未酬,完全是因为他过于注重形而下的东西,过于注重技术性制度,忘记了制度背后的因素,因而视界不够宽,不懂得如何真正去实践大道,最后难免“美之为美,斯恶矣”、“善之为善,斯不善矣”。

 

我之所以花大篇幅提起这个故事,其实是想说,当我们今天面对司法改革这个重大的法治问题的时候,法学家们是不是也应当听听老子的教诲,“形而上”一些,将自己的视界再放宽一些、从更深的层次去审视它呢?

1、放宽司法改革的视界,意味着,我们不能将司法改革仅仅局限于司法机关本身。其实很多的法学家与参与讨论的读者都表达过这样的想法,司法改革只是我国政治体制改革的一个方面,肯定需要一个全局性、整体性的把握。没有社会政治体制改革的统一跟进,要想在一个局部取得成功,那是相当困难的。在上一篇小文中,我提到了我国目前立法上的问题,应该说那就是必须引起重视的体制的一个方面。

 

2、放宽司法改革的视界,意味着,我们不能将司法改革仅仅局限于当下急功近利、一步到位的做法。法治的理想虽然很美、也很值得追求,但如何实现它,却有一个历史的、缓慢演进、有机发展的过程。因此,渐进式、曲折上升的司法改革更现实,更稳妥,更为可取。比如说,关于实现程序正义方面的变革,就需要一个逐步适应本土的过程。

 

3、放宽司法改革的视界,意味着,我们必须更加重视自身历史传统的影响。中国法治进程真正意义上的推进,时间很,而传统的情、礼实际上从来没有远离我们而去。诸如认同婚姻效力依婚礼公示不依登记公示的民事规则、重视客观事实甚过法律事实,根深蒂固地坚持“杀人者死”的同态复仇正义观等等。正因为如此,法学界在十年前,就有了梁治平先生的法律文化论、朱苏力先生的本土资源论,强调在一个没有现代法治传统的乡土中国推进法治必须重视的制约因素。而当年的历史法学派学者萨维尼也说过:法律是那些内在的、默默起作用的力量的产物,它深深地根植于一个民族的历史之中,其真正的源泉乃是普遍的信念、习惯和民族的共同意识。道理不正是如此吗?

 

4、放宽司法改革的视界,意味着,我们必须更加重视培育法治的信仰和共同的价值观。

 

可以想想,当年五月花号上的那些人,尽管个人想法各不一致,思想是如此多元,但为什么最终会形成默契?美国的制宪会议争论是如此激烈,具体利益如此的不同,但为什么最终会达成一致?――因为他们都有着共同的价值观、相同的信仰及相近的文化背景。假如当年有一批的东方人也参与其间,你能设想会是一种怎么样的结局呢?

 

所以在这点上,倒是应当学学当年的孔子:

 

或谓孔子曰:“子奚不为政?”子曰:“《书》云:‘孝乎惟孝,友于兄弟,施于有政。’是亦为政,奚其为为政?

 

是的,努力培育与建立国人共同的价值理念,比实际为政,更为本源!

 

5、放宽司法改革的视界,还意味着,我们要相信未来。

 

这一点,就不用多说了,让我们一起读读诗人“食指”的那首诗吧:

 

我相信未来人们的眼睛

她有拨开历史风尘的睫毛

她有看透岁月篇章的瞳孔

我坚信人们对于我们的脊骨

那无数次的探索、迷途、失败和成功

一定会给予热情、客观、公正的评定

是的,我焦急地等待着他们的评定

朋友,坚定地相信未来吧……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