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贺卫方的博客

守门老鹤的博唠阁

 
 
 

日志

 
 

“秀才遇见兵”(我与《南方周末》的十年之二…  

2008-01-04 11:41:00|  分类: 日有所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秀才遇见兵”

我与《南方周末》的十年之二

贺卫方

 

关于“复转军人进法院”一文所引发的激烈讨论,读过我的那本文集《运送正义的方式》的朋友都知道书末收入了当时《中国国防部》以及《南方周末》等媒体上的所有评论,我在这里就不想细说了。一些文字上显示不出来的事情倒是值得一说。

 

“秀才遇见兵”(我与《南方周末》的十年之二… - 贺卫方 - 贺卫方的博客

 

跟我商榷的那篇文章先是给了《南方周末》,但却被拒绝了。拒绝的理由大约也是很简单,即作者的身份不大符合“法眼”栏目的标准(开栏是的编者按说这个栏目的作者都是“研究法律的专家学者”,虽然定义容有模糊之处,但是那位商榷者当时是《解放军报》的一个记者,身份可以成为拒之门外的理由了)。编辑只是把这篇文章传真给我一份,让我知道有这么回事而已。但是,这样的拒绝或许是令人不快的。当时编辑曾经接到作者的电话,称是军报党委要求发表的。编辑说那要把党委的文件传来,后来当然是没有传过来。一个多月之后,《中国国防报》在头版隆重刊出商榷文章,并且发出编者按,称要以此为契机,开展一场如何看待安置复转军人的大讨论。当期报纸还刊出了记者对于最高法院的两位前任院长的专访,都表达了不同意我的看法。拙文被作为反面典型附在批判文章之后。继10日的近乎整版之后,132024日又连篇累牍地刊登各种文章,甚至包括一位化名“方言”的解放军上校同时也是北大法学院毕业生的商榷文章,题目也是醒目而严厉:“偏见与歧视:背离法律精神的行为”。

 

“秀才遇见兵”(我与《南方周末》的十年之二… - 贺卫方 - 贺卫方的博客 

 

这样的文章对于我而言算不了什么。当时北大法学院院长吴志攀教授见面时还坚定地跟我说:不要担心,谁也不敢动你一根汗毛的。不过,《南方周末》却因此而承受了很大压力,这可以从220日不得不“转载”那篇开始时拒绝发表的文章看出。不仅转载,还发表编者按,说发表我的文章“确有考虑欠妥之处”。这样的表态引起了不少读者的不满,徐友渔教授还专门给编辑写信,分析那篇文章中的逻辑缺陷(那封信编辑传给我了,但是却无法发出,只能在我的书里发表)。我也写了反驳文章,希望在《南方周末》展开讨论。不过,报社显然不想再招惹是非了,压住未发。《中国国防报》的编者按希望展开讨论,我也写了文章想参与,我在给该报编辑的信中说他们发表的所有文章都是批判我的,我希望也能够发表自我辩护,据称报社领导出于保护我的考虑,决定不发表我的文章。

 

如果说这是一场论辩的话,其间语言风格或修辞艺术上的差异是值得注意的。批判我的文章大多喜欢把问题政治化,说安置问题关系到军队和国家的稳定,鼓吹复转军人不能进法院显然就是破坏稳定的行为。我搜集某些数据,对方质问:“你为了否定复转军人进法院,很早就在罗织材料,这究竟是出于什么心态?究竟是为了什么?”他们又好引用国家领导人的话作为批判的利剑。我在给那位作者的一封信里明确地表示,这种引用不合适,因为领导人的话很多,我也可以找一些相反的话,打语录仗没有多大意义。而且这种写作也把被批判者置于难于辩驳的境地,因为在今天这样的舆论环境下,一个作者根本无从发表与当朝领导人挑明了商榷的文章。这样的笔仗完全是在双方武装不均衡的情况下进行的。谚语所谓“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说不清跟知识背景上的差异有关,更因为“兵”这一方更喜欢使用武力——包括暴力化的语言——代替说理有关。

 

请看《中国国防部》编者在《南方周末》道歉后所发表按语的那种高高在上的神气:

 

允许不同意见的讨论,勇于接受读者批评,及时就考虑欠妥的报道作自我批评,《南方周末》的态度是积极的。本报就如何看待和安置军转干部展开讨论,并非想针对哪个人、哪家报纸,而是想围绕事关国防军队建设、军地都关心的这件大事,进行一次党和国家安置政策的宣传,关心军队和国防建设的宣传,以便推动军队转业干部和退伍士兵安置工作能够更加顺利健康地进行。希望大家继续就这个问题发表看法。

 

不过,我要说,军人也不是铁板一块。我也收到不少军人的来信向我表达声援。当年在某军事院校读法学专业的几位学员还专门到我家,告诉说我说出了他们想说却不能说的心里话。另外,我的老同学、时任解放军成都军区检察院副检察长的龙宗智也发表了跟我商榷的文章(《法学》1998年第6期),所采用的论证方式却是最大限度的学术话语。学术性的商榷还来自朱苏力教授,他在《送法下乡》一书中,专门用一章对于这个问题作了商讨。

 

这场争论也引起了海外媒体的关注。例如《纽约时报》记者Elisabeth Rosenthal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 (July 3,1998)上发表的题为“On Chinese TV, Muckrakers Get A Free Hand, Up to a Point”的文章(Some less prominent programs and certain publications with looser government ties, like Southern Weekend and Beijing Youth Daily, have pushed the boundaries of discourse a bit farther. But there are always limits. When a legal affairs columnist for Southern Weekend recently criticized the common practice of awarding judgeships to retiring army officers, for example, his weekly column disappeared for two weeks.)。

 

另外,《远东经济评论》(Far East Economic Review)专栏作家秦家聪(他的英文名字是Frank Ching)在该刊August 20,1998Cover Story文章“Rough Justice”中,谈及中国目前基层法院转业军人出身的法官占有很大比重,然而却很少有人敢于提出这个问题,因为它是个敏感话题。然而--

 

He Weifang, a law professor at Peking University, was one of the courageous few. In a January 2 article in Southern Weekend, a Guangzhou-based newspaper, He asked whether it was appropriate for military men with no legal training to be assigned to work as judges. Would anyone, he asked, assign military men with no medical training to work as doctors?

 

The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published a rejoinder in China Defense News. Why cant retired army men join the law courts, it asked, pointing to the militarys contributions to the country. Under heavy pressure from the PLA, Southern Weekend published an apology, declaring thatthe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 including demobilized soldiers at every historical juncture) has made major contributions at each stage of socialist construction.”( p.14.

 

十年后回头看,我的文章标题也许“确有考虑欠妥之处”。首先是“复转军人”这个说法有问题,如苏力所批评的那样,我把复员军人和军转干部混为一谈了。国家需要安置的只是转业军官而不包括复员兵。另外,“进法院”这样的说法也不严谨。一个转业军人到法院从事非审判的行政工作,只要符合录用条件,是没有问题的。所以如果标题改为“军转干部当法官”就妥当些了。(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