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贺卫方的博客

守门老鹤的博唠阁

 
 
 

日志

 
 

日本法院如何处理“恶意取款”的案件  

2008-01-28 10:28: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本法院如何处理“恶意取款”的案件

 

http://liszt.fyfz.cn/blog/liszt/index.aspx?blogid=309472

老鹤按:这是刚刚在一位昵称“Liszt”的网友的博客上看到的文章(地址见上),我觉得很有价值,就转载过来了。

   

Liszt按最近“许霆(恶意取款)案”被媒体炒得沸沸扬扬。因审理进程的变化,最近媒体总算安静下来了。在冷静之余,吾想介绍一下国外司法机关对类似案件的处理,以期供大家在讨论时参考。介绍外国的判例,并不是要照搬外国的做法,而是通过比较,选择一种更合理、更合乎犯罪构造与刑法目的的解释结论。盗窃罪是自然犯,不论哪个国家,对盗窃罪的定义都不会有根本性的差别,这就尤其具有可比较性,在结论上可借鉴性也就更强。

 

这是日本东京高等法院1994年9月12日的判决,这一判决被全文刊登在《判例时报》第1545号上,现已成为关于盗窃罪的经典判例。


 

案情:被告人X持卡到银行存款,银行工作人员误将日元写成美元,被告人发现后,分5次用该银行卡到自动取款机上取款,共得500万日元。

 

此案由东京地方法院一审,认定为盗窃罪。但被告人和辩护人提出上诉,认为导致“存款过剩”的过错完全在于银行,被告人X本身并无过错,因此,X是该款项的实质上的管理者(无因管理),占有并支配着该款项,即使对该款项有不正当的处分行为,也没有侵害他人的占有,被告人不应构成盗窃罪,应构成侵占罪。

 

东京高等法院经第二审审理,于1994年9月12日作出判决:驳回上诉。判旨如下:

 

存款账户的名义人和银行的关系,是在前者有正当的取回权的情况下成立债权债务关系。对于银行自动取款机内的现金,应当理解为属于银行管理和占有,而不是名义人事实上管理、持有或占有。尤其是在与侵占罪的关系上,如果存款账户的名义人有正当的取回权限,就有可能存在对存款债权的管理、占有,甚至在存款额度内对银行事实上占有的资金的法律上的占有。但是,在本案中,只不过是由于银行的操作失误,错将过剩的资金存入X的账户,X对上述存款没有正当的取回权限(银行没有任何过错的情况也是一样),所以,对于自动取款机内的现金,当然不能认为X是管理者或X持有(支配)该款,也不能认为X取得了法律上的占有。因此,本案不存在成立侵占罪的可能性,显然也不构成诈骗罪,其侵害了银行对现金的占有,应成立盗窃罪。

[以上判旨系根据《最新重要判例》(弘文堂2004年第5版)登载的判决书原文译出]

 

东京高院的这个判例有三点值得借鉴:

 

第一,银行的过错不影响被告人的行为性质。只要被告人没有正当的取款权利,就不能认为他对存款有管理、支配、占有的权利,具体地说,既不构成事实上的占有,也不构成法律上的占有。即使银行没有过错,亦同。

 

第二,自动取款机内的现金,属于银行管理和占有。不论被告人是否有正当的取款权利,只要现金还在取款机内,就属于银行占有。如果有取款权,在取款的时候就是行使债权的行为,所以是正当的,如果没有取款权,在取款的时候就侵害了银行的占有。

第三,侵占罪与盗窃罪的区别,在于是否侵害了他人的占有。恶意取款的行为,侵害了银行对自动取款机内的现金的占有,所以不存在成立侵占罪的可能性。

以上三点,在我国刑法中同样适用。

 

此案与“许霆案”有三点重要的相似:


   (1)银行存在过错;
   (2)系利用银行卡从自动取款机取款;
   (3)被告人取款是出于“恶意”,即明知自己没有取款的权利而取款。

 

上述判例的三个要点恰好对应于这三点相似处,所以,“许霆案”中被告人构成盗窃罪,是可以肯定的。自动取款机内的现金处于银行占有之下,所以盗取自动取款机内的现金属于“盗窃金融机构”,亦无疑问。

 

让人们感到不能接受的无期徒刑。一念之差,换来的是一生自由的丧失,未免太残酷了。这最终要归因于刑事立法的指导思想问题,现行刑法对盗窃金融机构规定的法定刑太重,对数额特别巨大规定的标准太低,显然是刑法对金融机构财产的过度保护,可以说是一种重刑主义、威吓主义。但刑法既然明确了这样的思想,司法者不论如何解释,也不可能违背如此明示出来的立法意图。解释是有界限的,解释的结论不可能违反立法规定。我们这个社会发展太快、变化太大,刑法的盗窃罪规定(包括最高法院关于盗窃罪的司法解释)大概也该改一改了。

 

就个案而言,也许可以考虑在法定刑以下量刑,但这样做的程序就比较复杂,而且要进一步查明可以减轻被告人罪责的事实,可能这也是二审法院以“事实不清”为由发回重审的目的之一吧。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