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贺卫方的博客

守门老鹤的博唠阁

 
 
 

日志

 
 

回应Wlj对我演讲的批评  

2007-05-09 12:25: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应Wlj对我演讲的批评

贺卫方

 

评论原文见:

http://forum.acla.org.cn/gshowflat.php?Cat=&Number=450759&page=&view=&sb=5&o=&fpart=4&vc=1

 

日前,深圳陈律师把我的这篇演讲发表在这里,陈律师本人和刘桂明总编辑以及曹斌总管也都告诉我,希望我能够到这里读一下网友们的评论。除了鼓励的帖子外,我看到了wlj-qx网友的批评。我很感激这些朋友的热情回应,同时又针对wlj君的批评逐一作了下面的一些回应。

 

[wlj] 我是带着崇敬之情开始阅读并认真读完全文的,和以前许多次读教授的文章一样,总不免激情飞扬,然而这一次,我却有了疑问,犹豫许久,特别是目睹各位跟贴皆一致叫好的情形下,我不知道是否应该把心里的话说出来?可是徘徊悱恻如鲠在喉又着实难受,在痛苦中才得以有勇气回复此贴。

 

[贺卫方]wlj君啊,有问题请尽管批评,古人说“君子爱人以德”,如果发现问题,最真诚最友好的做法便是坦率地发表出来,大家一起切磋商量。就我而言,你大可放心,对于来自朋友也包括不相识的人们的批评,我总是心存感激之情的。人家花费很多心力,仔细阅读,思考,并且把自己的见解写出来,让读者尤其是作者能够反思和受益,这是多么高的礼遇!

 

[wlj] 文章的好处自不必多说了,尤其在律师业同仁看来。谁不期望多一个知音和代言人?然而,如果是一芥草民,事情可能就会大有不同了。具体说来,起码有如下细微处值得商榷。

 

1 关于“普法”。作者文中说自己其实是不大赞成“普法”的,进而反问:法律是普及得了的吗?言下之意,法律乃专家技艺,平常鼠辈怎能把握?事实果真如此吗?且不说这与法治时代的要求大相径庭,单论律师执业的环境而言,没有百姓普遍的法律水平的提高,还遑论什么改善?更何况,丰富多彩的媒体世界早就在“普法”的道路上功成名就,谁不知道〈焦点访谈〉、〈今日说法〉、〈经济与法〉、〈社会经纬〉〈新闻调查〉以及遍步各省市地区的法律专栏节目,甚至法制日报,以及我们正在读着的登载着教授文章的中律网,这些特色各异的媒体,正是普及法律基础,提升公众法律水平的有效管道。和中华其它文化一样,法律文化的普及也需要适众的载体和人的努力。无数的普通老百姓正是通过它们才知道了何谓行政诉讼,何谓民事权利,怎么能说普法无用或者法不能普呢?真若此,我想不仅广大的群众不答应,恐怕那些辛苦工作在普法战线上的法律和新闻双重职业人士是首先要表示抗议的!

 

[贺卫方]可能是因为讲演的特定语境更多地强调法律专业性的一面,而对于法律知识在社会中传播的价值有所忽略。不过,说实话,我个人近年来的确对于所谓普法的价值越来越怀疑了。我这里主要是觉得那种试图把那种专业化的法律知识传递给外行人的看法不以为然,事实上也是不可能的。普法应该不应该?必要性当然是无庸置疑的。不过,普法最重要的乃是启发权利意识、契约精神以及独立品格,而不是灌输那些只有专家才能掌握的法律技能以及律条规范。如果法律专业知识居然可以通过“今日说法”一类的电视节目为民众所把握,那么大学以及研究生层次的法律教育就实在是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当然,我承认这中间有些模糊地带;公众也的确可以通过电视等媒体学习到某些法律规则,但是,我们很难把法律分析、推理的技术以及价值考量的种种知识系统地传递给公众。否则,柯克法官就不会对企图亲审案件的詹姆斯一世说出那样的话了:“不错,上帝的确赋予陛下极其丰富的知识和无与伦比的天赋;但是,陛下对于英格兰王国的法律并不精通。法官审理的案件动辄涉及臣民的生命、继承、动产和不动产,只有先天理性是不可能处理好的,更需要人工理性。法律是一门艺术,在一个人能够获得对它的认识之前,需要长期的学习和实践。”

 

不仅如此,我还认为,就我们的情况而言,今天应当更多努力的方向,还是法律的专业化。中国社会长期缺乏法学传统,缺乏社会分工,近代型的法律制度以及知识仅仅是百年来引进的舶来品,这门学科的社会根基还很脆弱,直到今天,法律职业的专业化程度仍然处在很低的水准上,因此,在今天,专业化还是一个整体而言有待实现的目标。当然,这决不是说,那些致力于普及法律以及法治观念的传媒所做的工作没有意义;恰恰相反,它们应当得到我们的敬重和支持。其实,俺自以为还是在这方面最积极的学者之一呢。这一点,相信我跟wlj君并无分歧。

 

[wlj] 2 关于“土地私有”。我首先申明,土地究竟该否私有,我们暂不讨论。令我疑问的是作者在其中透露的过度“谦虚”。通读全文,不难读出,作者的态度很明确:既然要保护私有财产,土地——如此重要的财产怎么不能列入?可是涉及到具体的方法,土地怎么来完成私有化?作者却退缩了,表示真的不知道怎么办好?甚至要将问题推给从事实务的律师们。我们都知道作者是从事理论研究和教学的法律专家,我就纳闷了,这样一个界限分明的理论问题,何以专家就束手无策了呢?那还叫我们这底下的人如何是好?专家不就是做这个的吗?如果仅仅是自我谦虚尚说得过去,否则我不禁要对专家萌生几分失望了。

 

[贺卫方]我觉得你在这里多少忽略了学者之间必要的分工。我哪里是“过度‘谦虚’”呀,实在是这个问题自己缺乏研究,压根儿算不上是专家。土地私有化是一个重大而综合性的大课题,需要从事经济学尤其是比较经济史学、社会学、政治学、法学尤其是物权法学等领域的学者进行“会诊”。与此同时,在推进这项事业的过程中,某些不确定的因素也会起到很大的甚至是决定性的作用,例如,1949年以来逐渐强化的仇视和恐惧私有制的新传统,就是一个无法回避的因素(跟帖中就有这样的例子。Yuqian网友批评说我的“文中充满资产阶级的观点,我们的下岗职工那么艰难,难道土地私有化让农民也种不上地吗?”可是,为什么土地私有就会带来农民种不上地的后果?恰恰相反,我觉得正是土地的国有化导致了每年数以亿亩的耕地被野蛮征用,使得农民没地可种的。)如此复杂的问题,你让我怎样去口若悬河地讲?真要那样,遭到专家耻笑事小,万一误导个别听众,那将是罪莫大焉。这一点,还要请wlj君及网友诸君多多包涵。

 

[wlj] 3 关于“刘涌和冤屈的教授们”。作者在文章中多次表达了对几位同行的同情并颇有叫屈的意味。同行之间心心相惜确属人之常情,然而借法律之名为个别律师正名则有些过了。不论是三千,三万,还是三十万,真正拿的出的理由就一个:程序正义。然而稍有接触过法律的人都不难说出:为什么要有程序正义?换言之,程序正义不能仅仅作为程序正义而存在。如果因为在网上被人改了名,因为怕挨个狗血喷头再不敢发言了就是天大的委屈的话,那么请问,那些被黑恶势力迫害死的死伤的伤的人们,其亲人朋友,在忍受悲痛之余还要和表示同情心的普通大众一起,被“专家”们鄙为“多数人的暴政”的时候,他们的委屈又该何处去诉?难道说只有通晓法律的专家律师才是神经脆弱的,才是应该受保护的,才是不可以亵渎的吗?

 

[贺卫方]关于这个批评,我一时间不知该怎样回应。如果你仔细看由陈律师整理的演讲稿的话,可以看出,我并没有试图“借法律之名”为个别律师正名。在我看来,法学教授出具专家意见书是不妥当的,但是,作为律师,在法律许可或者法律不禁止的范围内,争取自己客户利益的最大化,这是毫无过错的。至于被害人的利益保护,请不要忘记我们还有检察院检察官呢。在今天的司法程序下,不抱偏见的人都会承认,与辩护律师相比,检察官所处的地位是更加优越的,而从事刑事案件辩护的律师则无一不小心翼翼,如临深渊。为什么,因为刑法306条大棒就在他的头顶上晃着呢。辽宁省高院在刘涌案改判的判决书里躲躲闪闪地说什么“不能够排除存在着刑讯逼供的可能性”,这样的表述原因何在?难道我们不可以从中觉察到即便是法院,也不得不在公安以及检察等权势面前的琵琶半遮面么?

 

人们说起黑社会,总是义愤填膺,但是,即便是黑社会,它的头子以及成员在法律程序上该享有的权利仍然必须得到保障。其实,再黑社会,在强大的国家机器面前,也不过是一个弱者而已。况且国家可以对一个黑社会头子动粗耍横,在逻辑上自然就可以对任何人蛮不讲理。这里不存在所谓普通大众与“专家”之间的对立;它事关我们每一个人包括那些受害人的安全。总之,我坚持认为,证据排除规则应当平等地适用于所有的人,即便是刘涌,假如所谓指使打死人的口供是来自刑讯逼供,那么一样要按照最高法院的规定予以排除。

 

[wlj] 4 关于“上访群众”。作者在文中不无烦恼地提到,自己不敢再上电视了,原因是来访群众太多如“一进门就跪地”。我斗胆认为,作者在这里的语气是不友好的。我不敢说作者有嫌弃农民素质太低,不知道找个把教授是于事无补的白费力气的话,但如果我是那个群众,听到教授这样的心声,我一定是很心寒的。不知道作者是否名列“代表”名单,即使没有,接待几个投诉无门的乡亲真的就如此难为吗?原来实际问题也是不能找专家的,如前所述,“土地私有”之类的理论问题也是专家解决不了的,由此我的疑问就更大了:那么专家究竟还能干什么?大家不要误会,我绝对没有责怪作者没有做事的意思,接下来我将说清我的观点。这里,我只是就专家的态度而替跪倒在地的群众叫屈而已。

 

[贺卫方]这一段的批评我完全接受,这是我应当检讨自己的地方。也许,我的言辞中的确流露出某中不友好的气息,这对于我这样一个出身贫寒的人来说是很不应该的,我自己也觉得那是很奇怪的。有一段时间,来我这里求助的上访者很多,自己不是从事部门法研究的,也从来不做律师,(也不是什么“代表”,)因此,往往费了很多时间,最终也是无能为力,徒唤奈何。

 

[wlj] 综上,在文章中除了一贯的呐喊依然熟悉之外,我感受更多的则是居高临下的一种文人气息,而且它针对普通的百姓。或许是因为正对律师演讲的缘故,才有意附着了这样讨好的怪异。可最该牢记的恰巧是:律师的明天也好,律师的市场也罢,尽在百姓手中。长长的文章还确凿无疑地向我们披露这样一个信息:一个学者的迷失和一个政治明星的诞生。我宁愿将之接受为一件值得幸庆的好事,变革的时代恰好在呼唤变革的职业。但愿在不远的将来,在法律专家出身的职业政治家群体中,我们能找到作者的身影。只是那时,恐怕再无机会抱怨因出镜而招来不期而至的访问了。

 

[贺卫方]我对于这一节评论有很大的保留。中国的律师行业的发展在今天遭遇到很大困难,面对眼前的律师,作为本行学者,对于律师的艰难和地位给出某种同情的解说,我不觉得是什么“讨好的怪异”。我们可以说,律师的命运掌握在百姓的手中,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律师要牺牲自己的专业追求;相反,只有专业化的律师,才能真正地保护百姓的利益,制约政府的权力。“一个学者的迷失和一个政治明星的诞生”?这样的话让我感到震惊,尽管wlj愿意“将之接受为一件值得庆幸的好事”,但是,俺对这样的前途却一点也庆幸不起来。学者的迷失容有可能,因为没有困惑就没有学术;政治明星的诞生,呵呵,等着黄河清吧。全中国出现十亿个政治明星,也轮不到俺老鹤的——既不能,也不为。如果wlj永远看不到俺在未来政客群中的身影,也希望不必太失望,俺在未名湖边活得逍遥着呢。

 

最后,再一次感谢wlj的批评,回应中不妥之处,欢迎你和网友门接着再批评。另外,我还要请深圳陈律师接受我诚挚的谢意,这么长的讲稿,我可以想象你把录音机顺来倒去、一句一句地记录的情景,辛苦你了!

  

  2004-4-21凌晨

  评论这张
 
阅读(1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