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贺卫方的博客

守门老鹤的博唠阁

 
 
 

日志

 
 

鍗氬敔闃佷竴宀佷簡  

2007-02-09 01:1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博唠阁一岁了

贺卫方

 

鍗氬敔闃佷竴宀佷簡 - 贺卫方 - 贺卫方的博客

 

这个博唠阁诞生于200629日,到今天刚好满一周岁。比起一些引领风云的学界先进,我这一年的“博龄”不值得夸耀。不过,此时此刻,还是想在这里说点什么,一则是因为时间虽然不长,却是自己的一种全新的经历。另外,一年来这个博唠阁尽管说不上风雨飘摇,但是也绝非风调雨顺,自己的一些感受也想简要地谈一下。

 

记得新浪负责教育界博客的唐君邀请我在这里建博客时,我多少有些迟疑。主要是顾忌在网上费时间太多,影响自己的主业。另一方面,也很担心在眼下这样的舆论和网络控制体制底下,如我这样观念的人,博客是否会动辄得咎,甚至命途多舛,未捷先死。当然,最终还是经不住这种新奇事物的诱惑,开始了自己的博客之旅。

 

在一年的时间里,博唠阁里共发表或转载各类文字三百馀篇,自我评价还算是比较勤奋的主持者。如果按照Blog的本意衡量,这里的文字多少有些严肃有馀而活泼不足,不过自己还是努力把它经营得多样化一些。除了本行——法学——之外,我也尝试着在其他领域写点东西。例如发表过关于方言的几篇文字,关于法律之外的一些书籍的读后感,以及一些旅行随笔。为了活跃一下版面,我还随文附上不少图片,顺便学会了如何压缩图片。所谓“戏不够,曲来凑”,有时好的图片不仅可以活跃版面,而且还多少让读者忽略或者原谅文字上的不足。

 

自己很高兴的一点,这里的一些文字后来经过增补修改在纸面传媒上发表。例如,关于汉语拼音与威氏注音法的一则议论,《三联生活周刊》的朋友苗炜看到,次日就在文后留言,征求在他的刊物上发表,结果就有了在该刊上的那篇文章。与纸面传媒互动的另一种类型是,由于文网细密,一些文章在报章发表时有些删节,博唠阁里可以恢复原貌。有“好事”的朋友甚至在留言里专门列举一些段落对照,以见时下言论限制的尺度。其实,网络的限制也只是比报章宽一点而已,对于某些“敏感词”甚至要更严厉。于是,某些词汇里字与字之间花样翻新的分隔符号就成为网络文字的一大景观,也将成为后人研究我们这个时代舆情和某些人如何违宪滥权的确凿证据。

 

为了经营博唠阁,自己的确付出了很多精力和时间。正常的写作以及回应网友之外,还有一些特殊的烦恼。有时候一篇文字写好,却无论如何无法上传。对话框告诉说篇幅超过了一万字,可是字数统计明明只有一千多字。于是在逐句细读,猜测哪个词又违禁了,把疑似词打上分隔符,再传,又是对话框,只好再查,如此这般,反复多次。一篇关于十年/浩劫时期学者自杀的文章最终还是发表不出来。心情大坏,骂娘不已,但又能怎样呢?更无奈的是删贴。实际上,每次接到来自Sina的电话,都是为把某篇文字删掉而来。

 

“真是不好意思,贺老师,我们也是没有办法。请您还是删了吧。”

 

“凭什么?这点温和的批评都接受不了,宪法里还规定公民有批评国家机关和人员的权利呢。我不删,请那个部门拿出文件来。”

 

“唉,贺老师,真抱歉,请您体谅我们的处境。”

 

“可是,你们,对不起,他们,是否体谅我们的处境呢?是否思考一下,这样的做法究竟对于社会、对于国家有什么好处?再说,公民是国家的主人,这分明是主从颠倒嘛。你们也要设法交涉,商人也要有气节,不能如此逆来顺受啊。还是再跟你们领导商量一下,好么?”

 

第二天,电话不再来,但是,那篇文章也不见了。

 

愤怒,一周时间不更新,或者把首页标志图片换成萨特名为《痛心疾首》的书的封面。可是,最后还是经不住网友的劝说,而且,还有那么巧妙的规劝:“老师,您在讲座里讲过妥协的重要性,先生不要懊恼。”于是,老黄牛嗷嗷叫了几声后,还是要继续耕耘。

 

不管怎么说,一年过来了,还是值得欣庆的。这里要请新浪的朋友们原谅,我们这类博客给他们带不来商业的价值,却常常引来各种有形的和无形的威胁,还有“八戒照镜,两面非人”的痛苦。在一个具有悠久专制传统的国度,建设民主法治也真难以一帆风顺。在这个过程中,挫折和弯路都是不可避免的,我们需要勇气,需要智慧,也需要百折不挠的毅力。去年二月,《法律博客网刊》创办时,自己曾写了几句“题词”(也在博唠阁发表过),再引在这里作结,并与各位网友共勉。

 

这些年来,网络突飞猛进的发展给学术研究以及一般写作带来了相当大的影响。不仅仅是空间的扩大,更重要的是思想一统格局的打破,作者与读者之间频繁的互动和相互受益。甚至对于什么是作者的界定也渐趋模糊——每个人都是作家,每个人都是学者,只要你手下有键盘,电脑联上了网。

  

一百七十多年前,托克维尔曾观察民主对于文学的影响:出版物越来越多,但著名的作家却很少。不像贵族时代的文学喜欢描写秩序、规律、科学和艺术,民主时代的文学不注重形式,文体杂乱无章,冗长罗嗦却热情奔放。作者只求快速而不愿细腻描写,短篇多而巨制少,富于想象而缺乏深度。

 

看到这样的议论,我们不免为托克维尔的判断力而惊叹,他所写的一切差不多在我们这里都得到了印证。这也许可以反过来证明互联网对于我们这个千年专制老店里的民主建设具有的潜在或直接的意义:网络带来了写作领域中空前的民主,与此同时,它又完全可以成为民主以及法治建设的巨大推进力量。

 

《法律博客网刊》适时的创办,无疑会成为这股力量中重要的一支。

 

2007-2-9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