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贺卫方的博客

守门老鹤的博唠阁

 
 
 

日志

 
 

关于研究生入学考试方式的商榷  

2007-01-29 22:49: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研究生入学考试方式的商榷

在别处

 

转载自http://blog.sina.com.cn/u/55a6f7060100064r

 

贺卫方按这是我偶尔在一位清华大学法学院毕业生的博客里看到的一篇与我商榷的文字。作者在文章里希望能够与我交流,很抱歉自己孤陋寡闻,这么久才看到他的大作。在去年10月到北大听了我的一场讲座之后,作者就在他的博客里连续发表两篇听后感。第一篇主要谈对于讲座本身的评价,第二篇延伸到对于研究生招生考试方式的讨论。我十分欣慰他能够站在考生的角度,作出如此系统的思考。眼下,教育部已经开始收紧大网,逐渐地要把硕士生入学考试的命题权力收到自己手中。上海的朱学勤教授已经明确表示不会招收这样的统考学生。我觉得问题将趋向尖锐和复杂,涉及到的不仅仅是考试方式,而且也关乎大学个性的养成,以及大学与教育行政部门的权力划分或曰大学自治这样的重大问题。自己最近也很想就这个问题写点东西,姑且先把“在别处”的商榷大作转发到这里,也很希望这里的朋友们发表高见。

 

那天晚上的演讲是非常成功的,我本人也早已记不清我到底是第几次听贺卫方教授的演讲了,但如果用如坐春风,酣畅淋漓来形容我听贺教授每次讲座时的感觉,是一点也不过分的,尽管如我前文所言,我一向对讲座都非常挑剔,我也听过不少的讲座。而且,在受到贺教授的思想的启发后,我在后来对当天演讲内容的重温的过程中,对于那天贺教授的某些观点,也做了进一步的思考,并产生了一些不同的看法。这其实正是贺教授的演讲起到的另一个层面的作用,不仅有“知识的普及”,而且有“思想的启蒙”。在这里,我也想把我的那些与贺教授不同的看法表达出来,与贺教授进行交流。这也算是作为一名听了多年贺教授演讲的学生,在逐渐获取了独立思考问题的能力后,对老师的启蒙的一种回应。

 

在最后的时间里,贺教授耐心地回答了同学们的各种提问。当被问到他著名的“罢招研究生事件”时,他对于教育部即将收回法学硕士入学考试的各大高校的独立命题权而决定如高考般地全国统一命题这一行为表达了自己极大的不满。他认为如果全国统一命题,统一标准答案,必将限制考生的思维,不利于选拔独特而有创造性思维的考生。他理想中的研究生入学考试形式,就是出四道大题,(比如请你谈谈对判例法的看法以及其在中国实施的可能)无标准答案,大家自由发挥。如古时录取状元般,更看重考生在这个领域的知识的积累,以思想和文笔论英雄,而非什么“标准答案”。对这个观点,我由衷地欣赏。因为这也是我心目中最佳的测试形式之一。但是我却并不同意贺教授提出的“应该由一位导师独立命一门专业课考试题目”的说法,我以曾经是一名考生的身份,站在不同的角度,认为贺教授有可能忽视了由一位教师独立命题的另一个方面,那就是我们大家,也包括贺教授本人也深恶痛绝的招生腐败。而且同时,我也认为,全国统一命题,除了可以防止“事先漏题”这一并不罕见的研究生考试腐败现象外,并不必然导致考生的思维受限,知识单一。这种命题方式同样也可以选拔出“独特,个性,有深度”的人才,其效果至少并不亚于由导师单独命题选拔人才。下面我就将针对我的观点,站在学生的角度给出简单的分析,并针对贺教授的“全国统一命题不利于思维的发挥”这一担忧,提出解决的办法。至于分析是否合理、成熟,还望求教于贺教授。

 

一、由一位老师单独命题有导致考题提前被全部泄露的可能

 

首先,我认为,如果由一个老师独立命题,单独命题,那么只要他愿意,就有提前泄露考题的可能性(请注意我说的是“可能性”)。比如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北交大马列主义专业某命题组组长利用其独自掌握的研究生考试专业课命题这一资源,对女性考生提出性贿赂并屡屡得逞事件。无论我们是否愿意承认,就如同官场中的贪污腐败现象一样,这种事情在我国当前的研究生入学考试中并不罕见,被公布出来的也只是冰山一角而已。事实上,对于研究生入学考试,在一些考生中流传的“关键是政治和英语,专业课提前找负责出题的导师指导一下考试重点就可以了”,“男人献金,女人献身”的这类说法,无论其夸张的成分有多大,但至少说明这种现象的存在。我们相信大多数教授学者的人格和品行,但我们无法相信每一位教授学者的人格和品行。比如就在这次演讲中被贺教授严辞批评的那位曾经在中南海为核心们讲过课,然而竟会剽窃他人的专著还死不认错的“南书房行走”。

 

二、一个人垄断一门科目的全部命题权不符合“分权”原则

 

实际上,独立命题,一个人独霸一门专业课的命题大权,这本身就不符合法学上的分权原则。“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这句话适合凡是有“人”这种动物出现的任何领域,而不仅仅是政治领域。对于掌握了决定普通人命运(毫无疑问,硕士入学考试,有时就是决定了一个人的命运)的权力的人,无论是官员,还是教授,我们都应该首先从制度上对其进行制约。我们不能一边在大谈要对官员进行“分权”、“制衡”、“监督”的同时,一边对学者和教授又网开一面,容许其垄断某一种权力而不受他人或机构的监督和制约。“我们没有任何理由相信,知识分子的道德品质就一定比一般人高”。

 

三、并不是所有参与命题的老师都愿意提前把题目漏给学生,如果有多位老师参与命题,就从制度上最大程度地减少了漏题的可能

 

让我们来假设一下,如果由一位老师单独命题,那么那些做出了某种“牺牲”,很会“搞关系”的考生,就有从一位老师那里,提前获悉150分考题的可能性(请注意我说的是“可能性”)。而如果是由10位老师各出一道题,这个问题就变得复杂起来。因为“搞定”一位老师,充其量可获得15分的题目,但如果要想提前获得150分的题(或者叫“请老师划重点”),这就从技术上要求把10位老师全部“搞定”,各个击破。这是一件多么具有挑战性的事情!而且,我们都相信,会被学生以金钱或关系或性贿赂收买的老师,毕竟是少数。大多数老师,绝对不会被为这些所诱惑而丧失师德,否则,那还配叫做老师吗?如果10位老师里面有那么一两位被收买,这也并不希奇,因为“任何人群里都有左中右”,但这也最多只是泄露1530分的题而已。但如果在由一个人负责一整门专业课所有题目的命题的前提下,如果碰巧遇上由那“可能被学生以金钱或关系或性贿赂收买的一两位老师”出题,考题就有全部泄露给某一个考生的可能性(再次提醒我说的仅仅是一种“可能性”)。

 

退一万步说,从参与者主体的角度来分析,即使这10位老师全部都可以被金钱或关系或性贿赂“搞定”,但是搞定10位老师的成本,也显得太大,远远超过自己刻苦专研书本,以实力取得高分的成本。所以,在每个老师只把握15分左右的题目的背景下,处心积累去“搞定每一位老师”已显得得不偿失,几无可能。

 

四、教育部统一命题保证了研究生入学考试的公平

 

而如果由教育部统一命题,虽然也许是失去了选拔“独特有个性的考生”的可能(其实也并非如此,后面我将提出论述)但这就如同高考一样,虽然长期以来在“是否能真正选拔到最优秀的人才”这一点上一直都有争议,但任何人都不会置疑高考本身的公正性。否则象北大,清华这一类的学校,就不会出现“本科生永远是最趾高气扬的”这种现象,因为“他们是通过高考进来的”。

 

所以,由教育部统一命题,也许会失去效率,但却能保证公平。而效率与公平这一对价值的取舍,一直都是法学领域的一个永恒的话题。在目前中国的国情下,到底是保证录取“有个性特色的考生”更加重要,还是杜绝招生腐败,保证“最广大考生的根本利益”更加重要,我个人认为是后者,同时欢迎大家提出自己的看法。

 

五、一个建议:由教育部统一命题,但不规定标准答案,这就如高考作文般,既可以保证考试的公平,同时也有利于有才华的考生的自由发挥

 

而且,我在这里,针对贺教授提出的“不希望出现统一命题,统一标准答案”这一担忧,还可以提出一个解决的办法。因为统一命题,其实并不意味着就一定会统一标准答案。比如教育部同样可以如贺教授期望地那样,出四道论述题,四道非常灵活,有利于考生尽量发挥的论述题,甚至就出四篇小论文的题目,但是不规定标准答案(实际上,这样的小论文式的题无论是由谁来出,都不可能规定出什么标准答案)。最后就如同批改高考作文卷一样统一组织老师改卷,择优给分。这也同样有利于把“有个性有特色有深度的考生”选拔出来。事实上,在我们的高考作文阅卷场上,每年都会涌现一批文才飞扬并闪烁着智慧的光芒的满分作文,让阅卷老师们赞叹不已,比如那篇鼎鼎大名的《赤兔之死》。这种由教育部统一命题,但不规定标准答案的做法,既不耽误选拔人才,又可以至少是从笔试这一角度最大程度地杜绝了大家所痛恨的招生腐败。这种一举两得,一箭双雕的事情,我们又何乐而不为呢?

 

六、统一命题,并不必然导致准备考试的考生思维受限,知识单一

 

另外,贺教授指出,统一命题,大家使用统一教材,将会导致知识单一,思维也受到限制。我认为这一点更不必担心,因为从小学开始,我们使用的都是统一教材,但这并不代表,我们的思维就真的“统一”了,如果真是这样,倒也简单了。事实上,我虽然听了贺教授那么多的讲座,读了贺教授那么多的文章,但至少在目前这个问题上,我跟贺教授的思维,就不是统一的。读统一的教材,应付一个统一的考试,对于一个真正“有个性,有特色,有深度”的考生来说,根本不是一件太难的事。举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绝大多数法律学人都会去报名参加国家统一的司法考试(这个考试的重要性对法律学人而言并不亚于研究生入学考试),但他们的思维并未就此统一。又比如说,很多非法律专业的学生在准备考研时选择跨专业考法律硕士,原因之一就是这个考试是全国统一出题,与每个考生跟导师的私人关系无关,导师也无法提前给考生“划重点”,相对而言,让考生(尤其是外校和外地的考生)少了很多后顾之忧,觉得更加公平。而考上法律硕士的每一个人,思维并未因为使用了同样的教材,回答了同样的问题,而就此变得统一。倒是由于这些有着不同学术背景的法律硕士的加入,使得法学的各个领域更加地具有了多样性,复杂性。当然,这不是本文要讨论的重点,就此打住。

 

七、研究生入学考试只是一道门槛,而真正的学术锻炼的路还很漫长

 

最后,我们还必须认识到,这只是一个研究生入学考试而已,通过了这个考试,只是意味着踏进了学术之门,接下来的,还有23年的刻苦学习。真正的思维的锻炼,是在进入研究生阶段以后,在导师的指导下,广泛涉猎各个法学门类,博览群书,博取众长。就凭那个小小的考试,真是完全不足以限制思维的发挥,知识的积累。但由教育部全国统一命题,杜绝了部分投机者跟老师“套瓷”,“勾兑”的可能,从制度的层面上保证了这一考试的公平,这才是令广大考生欢欣鼓舞的一件事情。TNND教育部,在关闭了一塌糊涂,水木清华后,终于给考生做了一件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事情。

 

八、结语

 

以上就是我站在学生的角度,对教育部即将收回各大高校的法学硕士命题权,而改为全国统一命题的这一措施,与贺教授的一些不同的看法。我的观点是:这个改革有利于杜绝长期以来,一直存在于很多高校的硕士招生腐败现象,因此,我支持教育部统一命题。但为了更有利地考察考生的知识积累和分析、解决问题的能力,我建议尽量命一些有利于思维发挥的“活题”,并且不制定统一的标准答案,如贺教授所期望的“以思维,文笔,和考生在这个问题上面知识的积累由阅卷老师自主给分”。

 

当与不当,还望与贺教授进行探讨,并欢迎大家站在不同的角度,提出自己的观点和看法,为了更有利地推进这个制度的改革,更有利地“代表广大考生(而不是考官)的根本利益”。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