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贺卫方的博客

守门老鹤的博唠阁

 
 
 

日志

 
 

悼念一位年轻的学友  

2006-10-24 00:40:20|  分类: 日有所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悼念一位年轻的学友

贺卫方

 

日前,我收到了一封邮件,主题为“给贺卫方教授的求学书”,原以为只是那种常见的切磋学问的信件。于是就读了下来(文字略有删节):

 

给贺卫方教授的求学书

 

本人自介:读书学剑两无成,知识广而不博,专业通而不精。

平素喜欢的知识领域:军事第一,政治第二,法律第三,经济第四,唐诗宋词第五。被别人认可的知识领域:唐诗宋词第一,经济第二,军事第三,政治第四,法律第五。

原因:法律需要经过系统的训练。

准备报法律专业研究生的原因:一因所有法律职业有社会地位二因生性好辩。

能被贺教授接受的理由:一是遗传的清高,二是好的记性和悟性。

优势:从一九八五年开始接触法律,于宪法和法理有独到见解

劣势:英语太差

在学术上尊重的法学家:邓正来,贺卫方,朱苏力(……)

喜欢读的法律书籍:美国法院法官的判决词(如《大法官的智慧》,可惜此书翻译水平太差,让人不忍卒读),朱苏力翻译的波斯纳系列丛书。

推崇的法律格言:在法律之中加入些慈悲,人间的权力就与上帝的神力无异(引自《威尼斯商人》)。

对中国法律界的看法:法官与律师的文学水平太差,建议在加强对他们的法律培训之前,先加强他们的文学训练。

法律方面最得意的事:

一、写文章反对过贺教授“转业军人进法院”的观点(见《财经》)

二、在爱人学习法律时,利用课间休息,给她宪法老师讲解了美国选举制度……

选择贺老师的理由:国内法学家仅有此三位,朱苏力老师(……),邓正来老师嘛,他研究的哈耶克,虽然我也有兴趣,并且读过哈耶克的所有著作,但将哈耶克作为研究方向,我自认哲学基础还不够,运用排除法只有贺老师了。希望达到的目的:贺老师已不收研究生,可否作为编外的关门弟子,如秋风求学于天则一样。

 

张宁

 

另附一不情之请:青岛有一坚持二十年之久也是青岛目前唯一民间的文化沙龙,我算是老成员之一,若贺老师来青岛,能否拨冗前来一讲,但该沙龙清贫困窘,成员亦非学者一流,都是知识爱好者而已,请贺老师察后而决。

 

让我吃惊的是,信后附有另外一段文字,告诉我这是这位名叫张宁的年轻人在他的生命结束之前写的最后一封邮件。这是张宁的夫人的附言:

 

贺老师你好:

以上这篇文章是我先生于九月初写给您的求学书,可惜还没有来得及发给您,他就离世了,年仅三十五岁,现在我只能代他发给您了,这是他生前写的最后一篇文章,本来他已准备好写完此篇文章后,再写几篇文章发给贺老师,让贺老师看看他的学术功底,可惜未能如愿。我先生一直非常敬重贺老师,无论是学术还是人品方面,他发表的第一篇文章是在《财经》上反对过贺老师的观点,他生前写的最后一篇文章也是给贺老师的,他生前在烟台工作,他和贺老师非常有缘,他现在不能做贺老师的学生了。我现在恳请贺老师,以后如有时间来青岛时,能否来文化沙龙一讲,这是我先生的愿望,不知能否实现。非常感谢贺老师!

 

如此勤于求知、敏于思考的一位青年为什么一下子就去世了呢?实在是太令人痛心了。可以想见,他的夫人和家人遭受的是怎样的打击!看来,他给我的最后一封信也是第一封信,奈何天人永隔,再也无法跟他交流学问了。我为失去这样一位学友而难过。在《财经》杂志上检索到张宁四年前发表的与我商榷的文章,在这里转载一下,作为对早逝的张宁的哀悼和纪念。

 

法官再造的核心问题

(《财经》200245日号封面文章《法官再造》)

 

□ 青岛 张宁

 

  中国政治体制改革中最重要的环节就是分权制衡制度的建立。而建立独立的司法体系又是其中的关键步骤。司法公正不仅是社会正义的最后屏障,也是保障公平自由的市场秩序和稳定进步的社会秩序不可缺少的制度保证。国家统一司法考试在司法独立的道路上迈出了第一步,可是还有许多问题亟待解决。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本杰明·卡多佐法官在《司法过程的性质》一书中提出“法律的终极原因是社会福利”,司法过程本身也是实现公共利益的过程。从这点出发,对法官职业精神的要求,要超过对法官法律专业知识的要求。而在目前法律职业化的讨论中,并没有多少人关注到法律职业精神的养成。而法律职业精神不仅是教育的结果,也是环境的产物。这一点现在许多院校的法学教育根本无法提供。

  

  贺卫方教授曾发表过一篇题为《转业军人进法院》的文章,对受表彰的法官当中转业军人比例过高表示怀疑,认为这是受某种思想倾向支配的结果。而根据笔者1992年以前的经验,这一点并不难解释(笔者的父亲就是一位军人转业的法官,1992年因工作积累成疾去世)。军营生活环境相对简单,青年时代即在军营中生活的军人,往往有着明确的价值取向和利益取向,对社会公正和公共利益也有着清晰的定位。而这些是和法律职业精神相通的。另外一点贺教授也没有注意到,转业军人出身的法官,常常职务较低而级别较高,这使他们具有很强的独立性,可以抵御许多不必要的干扰。在司法权严重行政化的环境下,这一点的意义不言而喻。

  

  法官独立应当是法官职业精神的基石。惟有如此,才能保证司法独立。因此我们在加强法律职业者专业教育的同时,应该创造一种环境,让我们的法律职业者对法律所要实现的社会目标有着明确的认识,对社会价值有着共同的体认,并勇于承担自身的责任,这也是法官再造的核心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