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贺卫方的博客

守门老鹤的博唠阁

 
 
 

日志

 
 

Isaiah对于废本立硕的商榷意见  

2006-07-24 13:59: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Isaiah对于废本立硕的商榷意见

当前的法学教育确实是一塌糊涂,乱成了一锅粥,大家都知道有问题,但是怎么办,却有些一筹莫展。而且,随着扩招、教育大跃进,情况更有恶化的趋势。身处其中,无论是教育者还是被教育者,都有些惶惶。

如您所言,废本挺硕,也许是一个比较理想的思路。但是,在现有情况下,其实行的难度实在超出我的想象,仅一条,那些裁撤下来的数量庞大的教师到哪里去?他们应当是政策失误或者是改革措施的承担者或说受害者吗?

再有,如您所言,这个思路需要有相关的很多配套措施跟进,但这些措施看起来一点也不比裁撤本科的难度小,所以短时间内很难实现。那么,这也就意味着要么推行不动,要么会有很长时间的乱局,乱局之后是否就能河清海晏,似乎也难说。所以就回到一个老话题,一个难以实现,或实现起来成本周期过高的方案是否还是一个好方案?

另外,关于美国经验,是否真正符合当下国情,似乎论证地不够充分和服人。倒不是说一定拿国情说事儿,而是说,仅有他国经验,而没有立足本国的分析,显得底气不足。

我倒觉得,无论英美法德,具体制度如何倒不重要,要紧的是这些不同制度下所包含的共通的规律和精神,还有各国制度形成的历史,其中包含着从无到有、不断调整校正的过程,可能更值得我们借鉴。

说句不恭敬的话,我感觉,这些年贺老师呼吁推动了很多制度思想在中国的落实,功莫大焉,但似乎于“法硕”这一项,并不理想。

最后,谈一点我自己很粗浅的思路,供批评指正。

首先,法学本科还是要保留,因为我们现在的本科教育短期甚至中期内都不会有太根本的转变,距美国样式还有很长一段时间,这是可以预料的。当然也不是保持现状,而是要去粗取精、优胜劣汰,让那些无师资、无条件的院系在若干年内自动或强制消失,在目前的低就业率情况下,我想用不了几年时间,就会大浪淘沙,淘掉很多滥竽之流。这样一个类似自然选择的淘汰过程,也不会引起太大的波动和不满。

其次,改革优化当前的法学本科教育。首要的是,改变原来对法学本科的要求和预期,因为未来法律专才的培养主要在硕士阶段进行,所以本科阶段就应加大所谓博雅或通才教育的比重,相对减少法学专业的分量。时代不同了,譬如十多年年,一个优秀的法学本科生就可以写出就当时来说很出色的论文,然后可以留校直接任专业教师,这在现在是不可能的。也就是说,法本阶段不要再有太学术化(法学专业方面)的要求和培养,例如很具体而日后很多用不上的科目。而是要强化人文社科基本素养的培养,包括一定的社会责任感和学术热情。本科毕业基本就是两种去向,继续读研(出国也是读研),那么无论是否读法学,本科阶段的知识面和基本素养都是一个很好的基础。另外,本科阶段少上一些过专的专业课,也会避免上研后的重复建设(例如我在本校读研时就发现仍然是原来的老师,仍然是老一套知识,其实老师也很尴尬)。另一去向是直接工作,目前看来甚至将来的趋势都是,法学本科毕业基本没有机会直接从事法律职业工作了(当然在偏远落后地区还有可能,在那里本科生反而应该是更适合,也会成长很快,更应该得到鼓励的。)大部分可能会进机关做公务员或进企事业单位做文员等,这样,大学阶段的人文训练包括写字做文及口头表达,再加上一定的法学知识,也会适用于此类工作的。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关于法学硕士以及博士阶段的设想。我的初步想法是,法律硕士的确应当继续推进发展,力度和速度应当再加大一些,特别是在教学大纲、指导思想、师资建设(这意味着很多任课老师要重新认识和改变自己的教学内容和方法,甚至要大规模培训,当然培训者自己先要昭昭),以及与司法考试和入行前实习制度等的衔接方面,需要有很多的工作要做。但是,这方面通过几年来JM(法硕)和司法考试的实践,起码在观念上已经为很多人接受,接下来是进一步理性化和规范化的过程。此处,我要提出一点我的见解,建议今后JM(法硕)也要向法学本科生开放,即向所有专业的本科生开放,这是不同于其母国美国的地方,这也正是我们短时期内不可能废除法学本科的国情所系。当然,这一设想与接下来的思路是联系在一起的。

大家都知道,法硕的目标很明确,就是培养以实践为取向的法律人,那么法学理论研究人才如何培养?这一点仍然参照西方国家经验:培养法学博士。如果与国情对接的话,再加上硕博连读。目前有一点中国已经与外国接轨了,就是大学教职非博士不能申请,短短二十年,原来本科或硕士直接留校任教的现象一去不复返了。这也正好为我们的制度设计做了铺垫。也就是说法学博士只是为培养理论研究人才而设的,而以前的“法学硕士”,则取消其独立性,设立“硕博连读制度”,考上此硕士(非法硕)只是通往未来博士的一个预备阶段。当然,其他专业的硕士仍可以直接报考法学博士,这对于某些交叉学科例如法史学、法哲学甚至知识产权法学等似乎也很适宜。当然,与此同时,还要规定两项配套措施,一是严格控制学术型硕士和博士的名额数量,因为相对于实务型人才,学术人才的需求量显然要少得多;另一方面,凡读此学术型学位的,一定有相当金额的奖学金,以支持其安心读书研究;还有,也是很重要的,延长博士在读的年限并严格要求,这样,既保证了学术水准,同时也让那些只想混个文凭的沽名钓誉之徒之难而退,当然这个问题还要取决于教授博导们的个人操守了,此处不论。

综上所述,我的基本思路就是,保留法学本科,但是一方面要淘汰很多不合格院系专业;另一方面改变对法学本科价值和功能预设,加大博雅或通式教育的比重,相应减少法学专业的内容,特别是一些专深偏僻的科目。其次,推进并优化法律硕士JM制度,让其成为法律人教育的最主要和核心的部分,同时调整改进司法考试和司法实践的制度。第三,针对法学学术教育,控制学术型硕博士数量和质量的同时,提高他们的物质和科研条件,最重要的,一定是严进严出,打造一个自律而卓越的学术共同体。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