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贺卫方的博客

守门老鹤的博唠阁

 
 
 

日志

 
 

复王公义总编辑  

2006-11-07 20:57: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复王公义总编辑

 

王总编:

 

多谢你在这里的回应。作为总编辑,能够对于网络上的批评亲自上网答复,而且对于我所遭遇到的情形表达歉意,这让我有意外的欣慰。

 

由于那位“化缘者”完全是以杂志社人员的名义跟我联系,而且这种把理事作为敛财对象的做法实在是让我特别意外,所以在我所发表的评论中有些话的确非常激烈。从网友的跟贴看,眼下这类做法似乎是相当普遍,我好象有些大惊小怪了。如果涉及到贵刊质量的评论有言过其实的地方,请你和杂志社的朋友多加原谅。

 

我知道,目前这种体制对于贵刊这类媒体的生存确实是勉为其难的。你谈到杂志是自负盈亏的单位,不过,在我看起来,你们的机关刊物性质又是那么明显,例如部长、副部长们的讲话总在头版,接下来是厅局长们的文章,然后才是其他文章。如果是机关刊物,就应当由财政支持,因为这样的刊物不可能进入市场。反过来,如果让你们自负盈亏,那就要走商业的路数,部长们的官样讲话就不应该刊登,要靠好文章吸引读者,提高发行量,又靠发行量吸引广告,办得好,甚至可以赚大钱。最尴尬的,就是你们这样的情况,既非官刊,又不商业,进退失据,左右为难。

 

不过,即便如此,成立所谓理事会,让每个理事单位每年给你们交那么多的钱,还是非常成问题的。一来你们毕竟是司法部旗下的刊物,所发评论是代表官家的。接受这样的钱财很可能会影响到政府立场的公正性。举个例子,你们可能要对于全国司法行政机关的表现作出评价,但是,你拿了有些单位的钱,就完全可能损害你们这种评论的公信力。我看贵刊现在的理事名单里就有不少下级单位,例如某些监狱等,如果这样的理事单位有不妥当的行为,你们是否能够秉公报道和批评,就是大可怀疑的。吃了人家的嘴软的道理完全可以用在这里。甚至企业的赠款也是不应该接受的,因为那样的金钱也往往出于影响政府行为的动机。所以,你所说的有人资助你们,不要求署名,这同样是不应该接受的。愚以为,这是政府廉洁最基本的要求,未知尊意以为如何?

 

所以,我的结论就呼之欲出了:像贵刊这样的媒体,压根儿就不该存在。放眼世界民主国家,哪里有这样的那么多的报纸、刊物都是官方喉舌的情况?除了刊发政府文件的官方公报以外,所有媒体都应当由国民自己经营,不仅有助于对于政府的监督,而且盈亏也由经营者自己承担责任,哪里会有我们这里这种乱七八糟的情况?

 

我知道,上面所说这些已经完全超出你我能够解决问题的范围。我也知道你作为这样一份刊物的当家人的不容易。正是因为我们有过交往,所以对于某些事情反而觉得格外难以接受,于是就说话较重。“君子爱人以德”,区区微衷,尚乞鉴谅。今天立冬,祝福

冬安

 

贺卫方

2006-11-7

 

附:王公义总编辑致贺卫方(发表在本博唠阁留言栏)

 

贺卫方教授:

 

你好,我是《中国司法》杂志总编辑王公义,对你的遭遇深表同情,也表示歉意!!我想我们俩不算生人,本来打算什么时候见到你时,当面解释并致歉意。不想网上越抄越凶,应杂志社同仁们的要求,与你沟通一下。

 

杂志社是司法部委托司法研究所管理的自负盈亏的事业单位,国家是不给钱的。你是和《中国司法》打过交道的人,你曾是杂志社优秀论文的评委,大家对你的学识和公平还是很赞赏的,你对某些论文的高度评价也使这些作者很感动。你的照片登在杂志上,我们每期都送你的,我想你大概不会忘记。

 

司法部的杂志,当然要受司法部的管理,司法部要求杂志为司法行政改革和发展服务,为现实国家法制建设服务。我们要为一线的从事司法行政工作的各级公务员、律师、公证员、监狱劳教人民警察、法律援助工作者、司法鉴定工作者、人民调解员、参加国家司法考试的学子、仲裁员及人民陪审员等司法行政管理的有关行业和人员及有关公、检、法等相关人员服务。所以,我们办了20多个栏目,以为大家交流的平台。给大家一些总结自己工作经验和体会,探讨实践中遇到的新问题,以及从实践中抽象出有关理论提供机会。同时,我们还请一些理论大家,如江平、陈光中、江伟、高铭喧、曾宪义等老一辈学者和中青年理论家发表文章,给实务工作者以理论指导。如果你没有忘记的话,你也曾在2004年第1期发表题为《解读检察体制改革之难》的文章。这些都收到了一些效果。当然,这些在你看来,可能都不算什么理论,甚或有损于你的荣誉,我只好向你表示歉意了!

 

要实现杂志的目标和完成杂志的任务,又通过市场机制解决生活问题确有难度,有好心人曾资助我们,并不要署名,也有的赞助者要求署名。杂志社的书生们不擅长管理这些事,为了规范管理,我们委托了一家单位协助我们管理,这些法律的行外人真是"可笑""无知",所以才发生了给教授打电话拉理事单位的事。

 

有位著名的老一辈学者曾说过一句著名的话:我不使用未经我批判过的语言。他力求他使用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经过认真的研究和批判,实在是令人感叹啊!!我们只能望其项背啊!!可惜后辈哗众取宠者多,脚踏实地者少!让我们共勉吧!!!

 

再一次表示歉意!!

 

王公义

2006117

  评论这张
 
阅读(36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