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贺卫方的博客

守门老鹤的博唠阁

 
 
 

日志

 
 

点起火把,送他回家(旧贴重发)  

2006-11-28 22:02:20|  分类: 日有所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点起火把,送他回家(旧贴重发)

 

贺卫方按:近日发现,在这个博唠阁里,跳脚骂人的帖子忽然又多了起来。尤其是那篇关于央视主持人的文章,不知何故,一篇批评那位早该下课者的文字居然让一些人如丧考妣,骂声不绝,一时间留言栏充满着污言秽语。不少朋友跟我提到这件事,希望我把那些肮脏帖子删掉。也有朋友在这里有所回击。看来有必要把今年六月十三日的一篇文字调出再“发表”一次,作为回应,尽管那不是针对近来的这些更低层次的“批评者”的。

 

另外,关于这件事自己也有一些感慨。首先是遮蔽信息所带来的人们的群体性的健忘。一些事情,包括当年那种凶相毕露的嘴脸,过去还不到二十年,就几乎完全淡出了人们的记忆。时间像潮水,血迹泪痕以及罪恶都被冲刷得荡然无存了。另一个感叹是不少人对于我们生活中一些不合理的事物反而有一种依赖。平常大家谈起来也许会义愤填膺,但是,真要驱除,甚至只是呼吁驱除,也会令某些人惶恐不已,他们这时却要起来维护这种不合理的事物。这种或许可以称之为“青春期的情感记忆”在某种程度上成为左右人的判断力的巨大力量。

 

X X

 

谢谢来信和关心。我最近在读普鲁塔克的《希腊罗马名人传》,其中对于雅典的政治家伯里克利的描述颇多让我感动的地方。普鲁塔克说伯氏“逐渐沉浸于所谓崇高的哲学与玄妙的思虑之中,不但养成一种严肃的精神,而且言谈也变得高雅,摆脱了一般市民说话粗俗低下的风气。伯里克利的面部表情,沉着严肃,从不放声大笑;他的举止庄重文雅,衣着整齐,从不因为说话激动而扰乱全身的宁静;他说话声调很柔和,从不大嚷大叫,凡此种种性格特点,都能令人倾倒。有一次,一个毫无教养的人,整天辱骂他,他在市场上正有要紧的事要办,他就忍耐着,一声不吭。到了傍晚,他从容不迫地走回家,那家伙仍旧跟在他后头,辱骂不休。他进屋时,天色已经黑下来,他就吩咐一个仆人,打起火把,让他好生送那人回家去休息。”

 

你告诉我,最近,网上不乏对我的指责辱骂之声,甚至在这个博唠阁里也有人动粗口,骂很难听的话。的确,我也看到,在某些网站上,有人上纲上线地诬陷,有人指为“阶÷级斗争新动向”,有人化名要求我所在单位有司对我采取果断措施,某位理论家对我的抨击已经连写三篇,似乎有向九-评发展的趋势。不少网友为我担心,也有网友希望我能够出面澄清。我很感念你以及不少友人的好意,只是我觉得对于这种文//革式言辞,最好的办法也许是不为所动,继续追求自己认为正义的目标,让辱骂者自便。有人问孔子:“拿恩惠来回应怨恨是适当的么?”孔子回答说:“那么你用什么去回应恩惠呢?还是应当用公正来回应怨恨,用恩惠回应恩惠。”(《论语/宪问》)我理解,这里的“直”,指的固然是正义的态度,同时很重要的就是一个身处是非争议之中的人,要慎重选择言说对象,对于不可言说者,最好的办法是效法伯里克利,忍耐着,不说,否则,不仅很容易招致自辱,而且会带来本该全力以赴的事业的损失。

 

另外,也许你会意外,我看那些极端化的言辞从来不恼怒,反而常有一种滑稽的感觉。像是看到一群跳着脚骂街的人,那场面相当好笑。例如,那篇说我鼓吹司法独立就是要“抢夺”国家司法权的皇皇高论就把我乐得不行。所以,当我感到疲劳的时候,就读几篇网上这类大作,很有些心旷神怡乃至舒筋活血的功效呢。

 

点起火把,送他回家。让我们接着看世界杯吧。

 

老鹤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